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3月>> 金短篇

你方唱罢我登场

阿成

   

    老阿逛完花鸟鱼市儿,照例去茶摊儿一坐。这是老阿每天的“必修课”。

     先前,从“道外”的头道街开始,一直到七道街,全都是“迷你”式的商家店铺。换句话说,都是临街的老百姓在自个儿家的门口儿,就着这个天赐的门市,开的一些五花八门的小买卖。在今天看来,所谓的商品都是些老掉牙的物件儿,小到螺丝钉、蘸水钢笔尖儿、老式头发夹子、雪花膏、爽身粉、老花镜、放大镜、洗脸盆儿、洗衣盆儿、洗衣板儿、咸菜缸、酸菜缸、各种印式的铁锅、大勺、笼屉,大到桌椅板凳、折叠床,等等(有些老物件儿,而今的年轻人恐怕连听都没听说)。就相当于外国的跳蚤市场。

    今儿个咱说到的北三道街这一溜,那是哈尔滨最早的“花鸟鱼市儿”,它几乎与哈尔滨齐名。

     

    现如今,哈尔滨人特喜欢说,哈尔滨的“什么什么”是全国第一。我琢磨着,这花鸟鱼市儿保不齐也是全国第一家呢。只不过是那些专家呀,学者呀,西服革履的假洋人,看不起这些下里巴人的玩意儿。

    “北三”的花鸟鱼市儿,花是花,鸟是鸟,鱼是鱼,真他娘的奇了,自然地就分成了各自的势力范围。不仅如此,花鸟鱼市儿还卖各种宠物,像王八乌龟、兔子、蛇、猫、狗,以及烟丝、烟斗、打火机,甚至还有香喷喷的烀羊蹄儿、烀苞米、烀地瓜、山东大包子、山东大煎饼、青岛水煎包,等等。您要是逛饿了,肚子开始玩咕咕唱了,挑喜欢的整两个垫巴垫巴,热乎的,挺美的。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吧,最重要还不是这些买卖,这些只是给平头百姓中的那些闲人搭一个平台,让这些到这儿逛的散主儿,聊个天儿呀,扯淡哪,天南地北,一顿神侃。就是四街八巷的闲杂人等在一起交流交流。人活着就得交流。那种玩儿沉默,玩儿孤独,玩儿“贵人言语迟”,玩钢板脸儿,在这这个地界儿都不是真正的潇洒,真正的牛逼。当然,大凡到这儿来逛的,不仅仅都是些闲人,还是些废人、老人,胸中无大志之人,再加上一部分玩儿家,即所谓早熟的人,把生命看得透透的人,只有这样的人,这样的心情,这样的境界,这样的生活态度,才能经常地到这个地界儿来闲逛,或是在这儿耗上一整天,或是在这儿优哉游哉地逛上一大圈儿,然后一缕青烟儿似的,颠儿了。那叫一个舒服,滋润,美。一句话,人世间的万般烦恼到了这儿,全都丢得个精光,正所谓“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那些所谓的买卖人家呢?自然是就地的勾当,就在自己家的门口,搂草打兔子,顺带着就把买卖做了。当然都是一些小打小闹,天可怜见儿,他们真的是也从没想过“骑城墙日骆驼——大干”。您看呀,这些小家、小户、小买卖,一百多年过去了,真没听说谁把自家的买卖干大了的。道外人就特别地满足现状。所谓知足者常乐。有一个外国人在道外这儿逛完了之后说,这里才是真正的中国。瞅瞅,人家都说到咱骨子里了。道外人的骨子里就是“知足者常乐,能忍者久安”。这叫什么?绝外的国粹啊。

    当然,时代不一样了,不仅人也不一样了,魂儿也不一样,想法也不一样了。想法不一样,追求就不一样呗。倒不是说中国人数典忘祖了,现在的中国人,特别是那些买卖人,我不敢说全部,就能指一部分,除了打鱼撒江那种“绝户网”的(小眼儿网,小泥鳅都跑不掉),他们根本看不起这些小鱼、小虾、小蟹子,全都是奔着大鲸鱼去了。那位说了,您这是酸葡萄心理。啥意思?您是想笑喷我是吧?告诉您,这才是正宗的道外人。

PAGE 1 OF 1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