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4月>> 作家走廊

想象迷楼

蒋蓝

   

    仲春时节,我从成都抵达扬州。在古运河畔目迷五色,小抿数口。我急急希望探访的,恰是蓊郁蜿蜒的蜀冈。

    阳光固执地穿过高处的乔木林,终于在灌木丛间搁浅,与凝结在枝叶上的露水互嵌,发出琥珀的辉光,它们彼此辉映,几只金龟子收翅而栖,立即散落下一串隋唐的珠玉。我从直射的阳光下走入树阴,顿觉腋下生风的快意。

    这是路边花园中的一景。作为反抗重力的实践者,果实已经将枝条拉弯,它在折磨姐妹的过程里渴望永葆青春,渴望自己高举的灯笼获得一个登徒子的青睐。但失踪的识货者永不到来。果实已丰腴无限,直至胀破了皮肤,它在破裂的过程中,芳名播散,引来了成群的蜜蜂。这是果实顽强之余,最大的悲哀。

     

    鸟儿对花叶窃窃私语,让一泓绿水因嘴喙的言辞而波心荡漾。这使得一株猩红之花,立即成为风的众矢之的。

    我一路快走,沿一条公路而上。

    冈,大土包也。十里蜀冈是扬州的历史之根。冈不在高,广陵一脉,宛如掌纹托举的星宿,至此纤毫毕显,也成为长江流域和淮河流域的分水岭。广义的蜀冈范围更大,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束家平对我说过,蜀冈山脉绵延有80公里左右。《嘉庆·重修扬州府志》记载:“蜀冈诸山,西接庐滁。”蜀冈一头西去,伸入至安徽,扑向大别山;向东北联袂起七里、司徒庙至平山堂、观音山、黄金坝……蜀冈横跨江淮,习惯上称为“蜀冈古陆”,如一条力道十足的龙脊,把扬州的丰沛水系分派为城市的任督之脉。

    作为蜀人,我对蜀冈这一地名颇感会心。宋代祝穆《方舆胜览·淮东路·扬州》指出:“旧传地脉通蜀, 或曰蜀冈;产茶味如蒙顶,故曰蜀冈。”另外,清代崔华编著、张万寿撰修的《扬州府志》里,引《洪武旧志》亦说:“扬州山以蜀冈为首,上有蜀井,相传地脉通蜀。”“地名学知识”传递出的民俗、地缘信息,就像茂密的枝叶,横斜之间反而遮蔽了主干。《中国茶经》罗列“唐代名茶”时,“产于扬州江都(扬州旧名)”的“蜀冈茶”名列其中。唐时在扬州的新罗学者崔致远收到了淮南节度使高骈送给他的蜀冈新茶后,写了《谢新茶状》向高骈致意,对蜀冈茶给予很高赞誉。五代时期的毛文锡《茶谱》说:“扬州禅智寺,隋之故宫,寺枕蜀冈,有茶园,其茶甘香,味如蒙顶焉。”四川的蒙顶山我经常去,那里的茶树受特殊土质、高山季候影响,茶味重浓,渐次回甘,加之与道家文化关系密切,蒙顶山茶在特殊的历史氤氲里卓异而荡漾。唐时才子郑谷评论说:“蜀茶似僧,未必皆美,不能舍之。”(《唐才子传》卷九)古有逾淮之橘,实则茶出蒙顶而味远殊,显然不谙广陵的味蕾。蜀井通海的传闻极多,多是直达东海龙宫,由此接通了群山四面围合的蜀地对海洋神话域界的想象。

    我统计过,巴蜀学者对“蜀”的解释,不低于二三十种。古蜀人称都城为“dudu”,即“蜀都”之意,当时的“蜀”字读音为“du”,其字义一直保留至今。据《史记·封禅书》记载:“渎山,蜀之汶山。”又据《水经·江水注》云:“岷山即渎山也。”蜀古音独,故渎山乃蜀山。岷山即古蜀先民所崇拜的圣山,是沟通天地的天梯,为独一无二的圣山。岷山被称为蜀山,是指其“独一”的特征。蜀冈,就是独立之冈。安徽无为县蜀山镇、山东泰山等地也在地名里使用了蜀字,其实均是高标其突兀而起。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