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5月>> 作家走廊

过去未来

周洁茹

   

    我在去年的夏天参加过一次未来主题的对谈,和两位八零后的写作者一起,陈崇正和林培源,林培源更接近九零后,他写作的方法在我看来已经与我很不相同了。

    但是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一起说说未来的世界,这就很有趣了。

    对谈的前夜八零后的杨晓帆跟我说,八零后也没什么特别实在的旧时光,但是未来世界听着有一种科幻感,有趣。

    我太喜欢他们了,简单的有趣。我们呢?尤其是靠前一点的七零后,严肃,凝重,陷在过往里,反复反复地解释自己,要么推翻一个旧的七零后,制造一个新的七零后?为什么不谈谈明天呢?不是七零后没有明天,六零后都有后天呢,不过是大家的路已经走了一半,前半部分的经验就足够撑得起自己的写作,很多人肯定是这样肯定的。

     

    说到过去的经验,过去的字我写了不少了,我要说的是我刚才改完的一个短篇《罗拉的自行车》。实际上我已经不写故事和结构都很复杂的小说了,这个小说的初稿在1993年,是我的第一个中篇小说,我就是写了一个故事,但是用了过去和过去的过去穿插的方法,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我把它写乱了,我自己也乱了,所以这个小说没有发表,我把它放到了现在。

    我的第一个短篇小说叫作《独居生活》,还是手写的,趴在打暑假工的桌子上手写了一个下午加一个傍晚,写完就发在了我打暑假工的杂志,也是我们杂志对我的恩情。很多年以后了,杂志社的一位老师问我,你第一个发表的作品不是在我们杂志吗?1993年,我记得清楚,怎么你的简历上写着1991年开始发表呢?要不是一个跟我同年的朋友又讲到那个刊物,我还真是不好意思讲出来,广州的,《少男少女》,1991年,我在那儿发了一个小小的诗歌。那首诗我是一句都记不得了,大概的意思就是说这世界雾茫茫,我看不到你你看不到我,不如牵住手,一起冲破那迷雾。我现在想想,互相都看不到,怎么牵到手?牵谁的手?还冲破迷雾。硬伤。我那个时候的写,就是硬伤加硬伤。但我到底还是遇见了那么一个朋友,会跟我一样买伊能静的磁带《悲伤朱丽叶》,会一起在《少男少女》发个小小的东西,新年的时候我们还一起唱了“小虎队”和“忧欢派对”的《新年快乐》,我说的是今年的新年,我们都四十岁了的这个新年,而且他说起我的家乡还能给我表演一段“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

    1990年,我就是在广州的《少男少女》,开始了写作的道路,非常超前的杂志,他们甚至办了一个小记者班,六个月函授,每两个月交一篇稿件,必须是新闻稿件,老师点评后寄回。派给我的老师是马莉。她的每一封手写的回信我都看了好多遍,而且我肯定在第三次寄了一个不是新闻报道的文学作品,马莉老师也点评了,寄回。她肯定都忘了。

    跟住函授教材的,还有一个小小的徽章,三角形的,画了一个小小的人,他们的信里是这么说的:如果你碰到一个跟你一样戴着这枚徽章的人,那么他或者她,就是跟你一样的人。我们的人。

    我真的戴过那枚徽章,羞涩又骄傲地别在胸口,可是我从来没有碰到过我们的人,一个都没有,直到我遇到那个跟我一样记得《少男少女》的朋友,可是他也没有徽章。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