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5月>> 作家走廊

那些与La La Land有关的事

周洁茹

        太多人说这个电影有什么好,不就是唱唱歌跳跳舞,我说什么好,我说什么都不好,就好像只有我看《Hail, Caesar》才会笑得上不来气。

    我没有为了追寻梦想在LA奋斗过,可是我为了梦想奋斗过,不是在LA,但是我奋斗过。我当然也错过了好男生,所以我会在戏院里哭出来,没有擦干眼泪之前我是不会离开座位的。是的没有人哭,没有人奋斗过也没有人错过过,除了我。

    米娅试镜时候唱的那个歌,我后来又听了好多遍。我在巴黎有一个姑姑,冬天跳进冰冷塞纳河里,他们都说她好蠢,可是她还是会再跳一次。这首歌就叫作笨蛋不放弃梦想歌,也是我离开又回来写作的歌。

    什么样的离开?五年?十年?十五年?是啊十五年,可是我还是会再跳一次。

    所有青春时候干过的蠢事,为了梦想付出的眼泪,都不算浪费,如果再选择一次,还是这样,不后悔。

    看完了电影的元宵节,没有吃汤圆也没有兔子灯,但是在脸书上撞见了一个人,十五年前,他在洛杉矶念比较文学,我还在圣荷西,我们没有见过面,可是我写了《那些与LA有关的事》,如果不是再遇见他,我都会忘了我写过他。

    加州住了四年,洛杉矶却只去过两次。好像香港也住了七年,港岛只去过七次,一年去一次。

    一次去迪士尼乐园,一次住在日落大道,想要去洛杉矶的中心看夜景吃晚饭,可是迷路了,看不到夜景,也吃不到晚饭。回到好莱坞已经夜深,亮灯的餐馆只有一间,鱼和冷了的面包,装在长颈瓶里的橄榄油,暗淡烛光,我看不到窗外的星光大道,那些星星都旧了。

    第二天又去洛杉矶的中心,可是又迷路了,到了中国城,可是我在中国城也迷路。站在街角的男子给我指路,他长得很漂亮,黑头发,银耳钉,可是看起来忧伤。

    然后就是两年以后了,突然想到了在洛杉矶的他,我们在鲜网各有一个会客室,他的照片是一个漂亮的男生,白衬衫,嘴角带笑。两年前我们都是新到美国,2000年,他28岁,我24岁。

    我已经完全中止了写作,即使我还有一个客厅。

    突然开始想念他,突如其来的想念,在过去了整整两年以后。完全没有道理的,会去想念那样的一个陌生人。他在洛杉矶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他一定很瘦,他的脸一定苍白,他的眼睛一定忧郁,他的水瓶星座的冷淡,就像我一样。真正的牵挂。

    他是同志,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即使是真的,想念他也没有错,那样安全的想念。

    他应该和漂亮的人在一起,他们一起吃抹茶冰激凌和古早味的台湾蛋糕。

    我开始寻找关于他的一切,我希望我找到一个人告诉我他不是同志,或者他爱男人也爱女人。可是我找不到。这样也好。

    他对我说过你好,当然只是在网路里,他是第一个在我的客厅里给我留言的人,他说你好。两年以后,我写电子邮件问他还记不记得我,他说记得。我说我想和你说说话,他就不再写信给我了。我等待了三天,把发过的信又发送了一遍,我说总是这样,我的信箱总是坏,发不出去信,也收不到信。

    那是我经常干的,如果我收到不愿意收到的信,我可以认为我从来就没有收到过,因为我的信箱坏了。如果有人没有回我的信,我就会再发送一次,告诉他或者她,你一定没有收到我的信,或者你收到了并且回了信,可是我没有收到,因为我的信箱坏了。我的自欺欺人的诡计。我永远都是那个掩耳盗铃的小贼,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在干什么,除了我自己。我曾经以为只有很少的一些女人才会这么干,可是我看电影,不爱的男人和爱的女人,每当男人要告诉女人他不爱她的时候,女人就捂住自己的耳朵,一边捂一边语无伦次。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到,我自言自语我唱歌,啦啦啦,总之我听不到。原来女人都是这样。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