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6月>> 我说我在

作为原质的“金鱼眼”——以拉康“原质”理论解读《圣殿》中的“金鱼眼”形象

杨依柳 李 增

        道可道,非常道。

    ——《道德经》

    福克纳的小说《圣殿》拥有经久不衰的魅力,并非因为故事本身的骇人听闻,或是小说的笔触满足了读者窥淫癖的隐秘欲望。近一个世纪的时间跨度和信息爆炸的时代都带给世人无数的故事,更加耸动者有之,更加扭曲者有之,但无论什么样的故事都难以掩去《圣殿》的光芒。读者每每掩卷唏嘘,难以言说的感受源自于《圣殿》中作为难以言说的坚硬内核——“金鱼眼(Popeye)”,这样的不断地滑动的能指链,指向的是永远在逃脱中的所指, 不啻于黑格尔的否定之否定的螺旋,已经具有了原质的性质,带给读者的是无法言喻却挥之不去的原质入侵的冲击之感。对“金鱼眼”的原质性剖析既能够揭秘该人物的魅力,也能够揭示出福克纳的哲学底蕴是如何对其文学创作做出了决定性的影响的。

    首先,我们的研究需要对原质进行界定,然而这样的界定本身却是难以完成的任务。因为我们对原质的任何界定乃至隐喻和象征,都是需要借助符号界才能完成,而一旦踏入符号界,我们对原质的任何言说就都成为了对原质的篡改和歪曲,不再是原质本身,而是沦为了本体论意义上的我们欲望投射的对象——小客体a(object petit a)。为此,本文只能借助齐泽克基于拉康理论基础上对原质进行的特征描述,来给出原质的特征,而规避掉原质本身的不可界定性。齐泽克通过“本体的”和“本体论的”的区分,对原质和小客体a这两个概念做出了明晰的区分:原质是那个不可言说的内核,它是永远逃避符号化的本体;而本体论意义上的小客体a(即对象a)则是对原质这个本体存在的理论追问,“符号秩序努力争取动态平衡,但在它的内核、在它的核心,存在着某些不能被符号化、不能融入符号秩序的陌生的创伤性因素——原质。(齐泽克;182)。不难看出,作为本体的原质只能被遭遇,被感受,无法被言说,其本身特质即为:永无止境的符号的沿着能指链条的滑动。那么在这个特质上去观照《圣殿》中难以言说、无法界定、诡谲狂怪的黑洞“金鱼眼(Popeye)”,便不难理解故事何以会带给读者背脊冰凉又酣畅淋漓的阅读感受。《圣殿》主人公“金鱼眼”,无论在角色设置本身,还是在故事的叙事的功能上,都充分地展现了其作为原质的特性和魅力。

    其一,在“金鱼眼”角色本身的如下几个方面中,作者创作的深意已经完全突破了传统的角色设置,蛰伏于其中的对于原质的感受发挥着强烈的吸引力和感染力。

    命名:在“金鱼眼(Popeye)”的命名之中即蕴含着原质的迷思。“金鱼眼”这样的名字既是名字又不是名字,“Popeye”一词所蕴含的“突起的眼球”的含义既是人物主体的外部特征描述,又是主体凝缩为符号界与实在界短兵相接时的一道空洞目光。一般来说,命名应赋予主体一个符号界的存在空间,以其象征或是联想的指涉意义定义了主体在符号界的特质,无论是寄托希望的命名,或是表达反讽的命名,都是主体在符号界向外投射的存在空间。福克纳为“金鱼眼”的命名却狡诈地将这个故事主人公的主体存在空间回溯性地推向主体自身,“突起的眼球”直言不讳地把存在本身与对存在的凝视“gaze”联结到一起。如此一来,凝视的主体与被凝视的对象之间的间隙被这个凝视动作察觉、捕捉、嘲讽和放大,命名动作在这个意义上遭遇了崩溃,随之而来,符号界的大他者的目光集结成的镜中之像瓦解了,取而代之的是作为空缺的空间,本应扭结符号界和实在界的名字空间因为凝视这一回溯性动作而失去了实像,如同两面对峙的镜子,实在界和符号界在无穷尽的映射中延展消失。“金鱼眼(Popeye)”与叫作“Who(谁)”的人物一般,使得读者在所遭遇的原质性的迷思之中开展了对于存在本身的无尽递归式的追问。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