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6月>> 金短篇

每条河流的方向与源头

哲贵

        吴家是信河街望族,信河街历史上第一个文科进士即出自吴家。根据族谱和史志记载,吴家盛产艺术家,自唐以降,仔细查寻历代文化名人的札记和诗词唱和,都能找到吴家人身影。这一千多年中,吴家出过近百位艺术家,有诗人、作家、画家、书法家、戏剧家、舞蹈家,等等,代代相传,连绵不绝。有人评论说,吴家是“诗书传家一千年”。这句评论写入历史,可在《万历府志》得到印证。这是吴家人的荣耀,当然,荣耀有时也是负担。

    吴旖旎出身在这个家族,父亲吴西来是瓯剧团团长,得“梅花奖”后,官拜电视台副台长。父亲身兼戏剧家协会主席,信河街每有重大活动,都请他登台。他是瓯剧名角,是文化符号,他一出场,分量就重了,活动档次提上来了。吴旖旎知道,父亲登台演出另有深意,他展示的是家传,是延续,是承担,也是交代。既是对吴家祖上的交代,也是对吴家后辈的示范。

    吴旖旎有个哥哥吴起,遗传了吴家艺术基因,自幼学画,后来考进中国美术学院。他开始学的是油画,专攻人物,画得跟照片一样。后来转学国画,突然抽象和虚无起来,人非人,物非物,完全形而上了。美院毕业后,吴起回信河街大学当美术教师。两年后,想辞职去北京当职业画家。母亲不能接受,她说:“在北京当画家,在信河街也可以当画家,有什么两样?”

    父亲沉思了一会儿,转头问吴起:“你可想好了?”

    吴起点点头说:“想好了。”

    父亲说:“你的路你自己走。”

    吴旖旎心里清楚,父亲允许吴起任性而为,因为吴起是为了绘画,为了艺术梦想。这当然也是父亲的梦想。

    吴旖旎从小在艺术学校读书,大学读播音。父亲对她说:“播音挺好,播音也是一门艺术。”

    父亲的“也”显得很勉强,带有安慰性质的。

    大学毕业后,吴旖旎顺利进了信河街电视台新闻部,当上晚间新闻主播。

    这是多么夺目的位置啊。下至贩夫走卒,上至政要名流,只要打开电视,每天都能见到闪闪发光的她。对于信河街的人来说,她是非人间的物种,只能用来仰视和膜拜。

    她能当上主播,当然跟父亲有关,这一点吴旖旎不否认,是父亲给她提供了契机。父亲是她的引路人。但是,吴旖旎能够坐上这个位置,最终靠的是自身本领。她形象好。形象好是个虚词,但在电视台,特别是一个晚间新闻主播,对形象是有明确要求的,如果形象不够好,不要说她是台长的女儿,就是皇帝的女儿也不敢坐到这个位置上呀。第二是她普通话说得好,信河街的人发音有问题,F和H反过来,第二声和第三声不分。吴旖旎没有这个问题,她的普通话标准得像个机器人。而且,她表达顺畅,高山流水,起伏有致。严格说起来,吴旖旎的脸形不算上选,电视台的行话叫上镜不上镜,上镜三分大,上镜的脸形都是小小的瓜子脸,行话也叫巴掌脸。吴旖旎的脸属于鸡蛋形,甚至是鸭蛋形,大额头,尖下巴,一巴掌是盖不住的。但是,请记住,吴旖旎是晚间新闻女主持,这档节目的性质决定,女主持人要有一张相对端庄的脸,要给人距离感,同时又有亲切感。吴旖旎就是一张这样的脸。单靠脸当然还不够,吴旖旎做了五年女主播,拿了信河街三个一等奖,省里两个一等奖,一个全国二等奖。吴旖旎对自己播音是满意的,对获得荣誉也是在意的。这五年来,她没出过一次错,连录播都没出过错。吴旖旎知道,并不是她水平比别人高,而是她比别人多做了功课。每次录播前,她要将稿子读五六遍,容易出错的地方用笔做了标注。她不允许自己出错,一次也不行。

PAGE 1 OF 1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