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6月>> 金短篇

哈巴河

朱日亮

   

    他把栅栏门关好,顺手把奶桶拎起来,塑料奶桶轻飘飘的,感觉就像提着一只灯笼,关栅栏门是为了防止小牲畜们走失,上年纪的大牲畜不会,就是走掉也会找回来。就要走进木屋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喊他。

    “塔梁海,过来抽支烟吧。”

    时辰已是傍晚,太阳像个光盘一样在半空中悬着,阳光依然刺眼,塔梁海用手遮着眼睛,他看到栅栏外面是村里的乌热图和一个陌生人,那人笑嘻嘻地看着他。乌热图常常和他一起放牧,也常常一起喝酒,少年的时候,也常常一起骑马摔跤,也就是说,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乌热图身边的那个人塔梁海看着眼生,他觉得那人是个汉人。

    塔梁海知道乌热图又要找他去喝酒,远远地回答说:“候一会儿,我要把奶子热好,阿斯加玛丽饿了。”他看见乌热图掏出烟卷分给那个人一支,两人蹲在栅栏外面抽起来。塔梁海又看了看那人,发现那个人也在看他,那人仍是笑嘻嘻的,眼角堆起了几条皱纹,显得十分和善。塔梁海回到木房,把奶子倒进锅里,放到电热炉上,不到一支烟的工夫,奶子烧开了,油汪汪的奶子泛起一层云雾般的白沫,塔梁海撇掉奶沫,把奶子倒进一只带蓝边的瓷碗里,端给阿斯加玛丽。

    阿斯加玛丽已经等得有些焦躁了,她瞪着两只大眼睛,胸脯一鼓一鼓的,一眼不眨地看着他手中那碗热腾腾的奶子,他也有些焦躁,把奶碗狠狠放到炕桌上:“等着,我这就给你拿饼子。”

    看着阿斯加玛丽喝了半碗奶,吃掉一只饼子,塔梁海打开电视,调到少儿频道,这是阿斯加玛丽最喜欢看的频道,她只看这一个频道,通常她看他也只能陪着她看。只要看到这个节目,阿斯加玛丽就会安静下来,就不会缠着他。塔梁海本想抽一支烟,想想外面的人还在等他,把烟放进烟盒里,对阿斯加玛丽说:“好好看电视,我走了。”

    阿斯加玛丽像是没听到他的话,紧盯着电视屏幕,轮廓分明的侧影就像一张剪纸。塔梁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站起来,走出木屋,木屋的门梁有些低,塔梁海不得不弯着腰——他是个高大健壮的汉子。就要走到木栅门的时候,他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听声音他就知道那是阿斯加玛丽,果然是她追了出来。她赤着脚,风把她长长的头发吹起来。她把颀长的身体扑进他怀里,塔梁海抱住她,扶着她返回木屋,告诉她说:“听话,我一会儿就回来,我只喝一杯,就一杯。”

    栅栏外面,那个汉人模样的问乌热图:“那个年轻女人是他老婆吗?”

    乌热图扬起眉毛,“你是说阿斯加玛丽?她是他妹妹。”

    看到塔梁海走出来,乌热图说:“上车吧。”塔梁海向他们身后看过去,他看到了一部漂亮的七座越野车,车身那晶亮的烤漆刺得他眼睛发痛。

    他对乌热图挥挥手,“我骑马。”

    多年以前,当他还是一个小孩子,塔梁海就学会了骑马,那时候,他生活在一个尽一切努力保持正常状态的家庭,出去放牧的父母总是早出晚归,他有无数的玩伴,羊和牛,一只小花狗,还有和他同一天出生的那匹小马驹儿,那是一匹通体银白的小马驹儿,一个淘气的小马驹儿,它像他一样总是玩不够,总是等它的妈妈咴咴叫起来才恋恋不舍地回家。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