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7月>> 作家走廊

流光碎影

陈喜儒

   

     

    北京坛多,有“九坛八庙”之说。所谓九坛是指天坛、地坛、祈谷坛、朝日坛、夕月坛、太岁坛、先农坛、先蚕坛、社稷坛。为迎接21世纪,建了中华世纪坛,故京华现有十坛。这是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还有看似虚无缥缈,但又确实存在的,如体坛、艺坛、书坛、画坛、影坛,等等。

    那么,文坛在哪儿呢?我以为,在中国作家协会,依据为:文人荟萃,办报出刊,组织评奖,以继承发扬文脉、培养新秀、繁荣创作为己任。

    文坛中心,是文人雅士、巨擘时贤、名宿新秀们争奇斗艳、流芳溢彩的舞台。在万紫千红中,有风流倜傥者,才华横溢者,老当益壮者,皓首穷经者,孜孜以求者,长袖善舞者,多金善贾者,自命不凡者,佯装天才者,沽名钓誉者,狐假虎威者,官气熏天者……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当然,也有把式没练好,就急于登台,结果破绽百出,在一片嘘声中,心慌意乱,一脚踏空,来个倒栽葱,摔到坛下,身败名裂的文痞小丑混混,但平素总是怒绿欢红,异彩纷呈,引蝶招蜂。

    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时有雅兴,俯首拣几片坛下落叶残英,夹在记忆中,留个念想。

    这一组长短不一、体例斑驳的短文,就是昔日的流光碎影。

    我接待的第一位作家:萧乾

    1979年夏天,我因喜爱文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一家对外图书贸易公司调到中国作家协会对外联络部(时称外国文学委员会),新来乍到,对文学界及周围环境,都不熟悉。

    在公司上班时,住在机关大院,从宿舍到办公楼,不过几百米,踩着铃声走就行。院子里有机关食堂,懒得买菜做饭时,就到食堂凑合一顿,虽然饭菜不上档次,但填饱肚子绝对没有问题,工作生活都很方便。如今人调走了,家仍在原处,就没有了原来的从容和自在。一大早爬起来,扒拉几口饭,来不及吃就空着肚子,骑着自行车,从位于西郊花园村高楼耸立的公司大院,穿越大半个北京城,来到沙滩北街北大红楼后面的作家协会的简易木板房(或称地震棚)。顺风时还好,顶风时,尤其是冬天,一身臭汗。有时我想,走这一步,不知是明智,还是愚蠢。为了兴趣爱好,值得舍近求远,进入这个曾经多次卷起狂风恶浪,不知使多少人失魂落魄,甚至灰飞烟灭的地方吗?记得调动工作时,一位要好的老同志就悄悄跟我说,那是个是非之地,政治旋涡,躲都躲不开呢,你怎么还主动往里跳?仔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中国的政治运动连绵不断,知识分子个个如惊弓之鸟,胆战心惊,小心翼翼,都想猫在清静点的地方,我这是中了什么邪,自己向前凑?

    但是,当我站在世界闻名的五四广场,望着那个杂乱无章、破破烂烂,甚至有点寒酸破落的大杂院时,不知为什么,心里却升起一种神圣的敬畏感,似乎一切疑惑忧虑懊悔都随风而去。心想既然热爱文学,那就老老实实为中国文学效力吧。

    当时院子里有四个单位:文化部、《求是》杂志社、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作家协会,都是响当当的文化单位。可能因为文化部是政府机关,或《求是》杂志是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吧,门口有荷枪实弹的卫兵站岗,来客要登记,进岀要查看证件。有来作协拜访的老外说,中国作协不得了,有卫兵站岗!我说作协在“文革”中被砸烂,原来的大楼被别的单位占用,恢复后无处安身,只好暂时栖居于此,我们是寄人篱下,借光而已,可不敢攀龙附凤,狐假虎威。

PAGE 1 OF 3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