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7月>> 塞纳河畔

古典泛点击

卢岚

        一

    2016年8月,中国发射的科学实验卫星被命名为“墨子号”,这个命名与发射事件本身,是古典和现代的神圣联盟,两者具有同等的现实意义。墨子和卫星一起升上天。墨子(公元前468-459),这位中国古代的哲人,从秦汉至清末,两千多年被搁置,终于抖去身上厚重的尘土,还他一个逻辑学家和自然科学家的面目。这段文史公案演进得太慢,却终于完成了历史任务。须知历史上墨子是儒家的主要反对派,直至明朝,顾炎武还指着他鼻子骂:“是孟子所谓杨﹑墨(注:指杨朱、墨子)之言至于使天下无父无君而入于禽兽者也。”

    如此禽兽,学校课本不会多谈,学子时代你对墨子就所知不多。而故纸堆当中,最使你趣味盎然的莫如“周庄梦蝶”。不知是蝶梦人,还是人梦蝶,一个怎样的人非人,蝶非蝶的故事!你喜欢它虚妄﹑诡谲;喜欢它可疑﹑不确实;喜欢它漫不经心的捏造。那时候还年轻,知识﹑阅历还未将你抓得牢,不喜欢一加一等于二。但,这个出于自身的问题,还是使你想起沙畹(1865-1918)对我们的批评,说我们这个民族是感性而非理性的民族。

    沙畹,公认的汉学研究第一人,贡献良多。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念出名堂来了。他将中国文化事无巨细地翻看一遍之后,以一个社会学家的姿态,给我们刷了一下卡,提出若干批评。自然科学方面,他指出中国人没有自己的笛卡尔,没有自己的培根,因此不具备产生近代科学的条件,“结果很自然,在那些源于科学的应用并改变世界面貌的发现中,没有一个是中国人的成果”。英国汉学家李约瑟(1900—1995),调子也大同小异,他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到,从公元前一世纪到公元十六世纪之间,古代中国在科学技术方面是超过欧洲的,指南针、火药、造纸、印刷术,都是中国的发明。到中世纪以后,欧洲出现了文艺复兴,跟着是工业革命,科学技术迎头赶上了,中国则不进而退。

    造成落后的原因呢?沙畹认为:“任何一个上层社会的中国人都沉醉于文学知识,这不仅是出于兴趣,也是他所处的地位的要求:他凌驾于劳动者和手艺人之上,作为孔子的虔诚信徒,他蔑视商业,在他眼中,这是‘下九流’。”原因呢?是科举制度将文科作为单一的考试项目,“排除了数学、实验科学等所有学科”。尤其不看重数学,不懂得使用数字进行管理。中国的教育没有引导个性和个人才能的发展,只注重记忆力的培养,忽略了观察和推理的训练;文人的思想被束缚在古书和文科上;而哲学流派当中,没有哪一家的思想对科学发展有所启发。李约瑟也将原因归咎于历代科举制度。讲究实际的中国人,“学而优则仕”,当官成为读书人的第一追求,中国文人被官僚思想渗透了。而儒家的传统教育,只注重孝道和仁义道德,扼杀了人对自然探索的兴趣,使读书人缺乏科学的自然观。又说,中国哲学从来没有探讨过自然法则,“自然法则来自于天主法律,而中国人肯定没有‘创世主’这个概念……不论道家、佛家、儒家,都没有探讨过创世的问题”。

    果然是这样吗?就让他们的结论免去我们的思考吗?其实,比起西洋人,中国人更早发现自己的问题。两位学者的分析,只是乘了一趟顺风车。晚清改良派领袖康有为就从自身说起,说他本人是通过八股而得进士,“夫八股之无用,臣即业八股以窃科第者也,从其业之既久,知其害之尤深”。并指出科举的文体只为过去的圣人说话,不跟诸子百家和别的学说沟通,“故令诸生荒弃群经,惟读《四书》,谢绝学问,……于是二千年之文学,扫地无用,束阁不读矣”。他提倡政治改革,连带提出科举制度八股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