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7月>> 记忆·故事

学萨笔记

陆春祥

        学习萨克斯,断断续续,已经数个年头了。吹得不怎么样,记忆的库里却存了不少音乐的因子。

    光头音乐人

    2007年国庆,杭州日报萧山记者站,在湘湖边的城山广场,搞了个大型的户外露营活动,我的分管范围,自然要参加开幕式。

    仪式结束后,临湖的一片草地上,悠扬的萨克斯声,吸引了我,有合奏,有独吹,像模像样,哎,不错嘛。寻声见到了大场面,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一中年男子,光头,凸着肚子,挥着手做指挥状,不时大声点评,光头似乎冒着汗,光头在阳光下有些发亮。

   

    光头见着我们一行,热情地迎上来。我们夸赞,互相寒暄。光头拿起一把中音萨克斯给我滔滔讲起,具体的话已经不记得了,中心大约有几个意思:他们是一群草根萨友,都是自学,他会数十种乐器,学萨克斯并不难。接下来,光头极其热情地鼓动我:陆老师,你也学吧,我保证,你一周就能吹《北国之春》,三个月就能上台演出!

    我就这样被萨克斯牵住。

    2008年的五一节期间,光头教了我降B调的简单指法,从此,我的业余时间里,多了一项萨克斯练习。

    光头叫徐建勇,是浙江萧山的一位民营企业家,我后来专门写过《建勇的世界》,叙述他比较传奇的人生经历;对于那一群他带领着的不断壮大的草根萨克斯队伍,我也写过长文,《湘湖畔的萨克斯风》,多次向外推荐。

    初学萨克斯期间,一两个月里,我会去一趟光头的厂里,吃一顿食堂饭,听听他的建议,会会朋友,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的新曲,或者录几段音。有的时候,他也会邀请我参加他们组织的萨友活动,他们的活动很密集,各地政府有重大活动,好多场合有他们助兴的影子,众萨友兴致都很高,一大车一大车地出动。去年,他们居然在黄龙洞边的浙江音乐厅,像模像样地搞了专场,把杭州市民惊得愣愣的。后来,也因诸事缠身,去他厂里就少了,有时三两个月,有时也会有半年。每次去,他都会说,哟,你又生疏了,长久没练了吧,节奏不对,不过,你乐感还可以。偶尔,他也会表扬我一下。

    我尊称光头为徐老师,他也叫我陆老师。

    乐感

    学音乐,光头说的这个乐感,很重要。嗯,乐感也是要经久训练的。

    小时候,常听我妈哼戏哼歌,《迷洪记》里,有这样写她的一段:

    我妈喜欢唱黄梅戏,在她还是如花似玉年纪的时候,H老师告诉她:她不仅可以演七仙女,她也可以演杨贵妃的。只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七仙女是劳动人民,杨贵妃是王公贵族。我妈每每说到这一段的时候,总是眉飞色舞,两眼发亮,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热爱戏曲的可爱清纯少女,对杨贵妃的渴望。

    这就是说,我还是有一定音乐基础的。这种熏陶,比什么都重要,它就是希望的种子,有了种子,只要有合适的土壤,什么时候都可以破土发芽。

    在学萨之前,我碰过两种乐器,吉他和口琴。

    大学时,班里有几个同学有吉他,许继锋、吴晓平、陈浙几位,都玩过吉他,但据我观察,他们也只是发烧友,会弹弹基本的和弦,也没有正儿八经地上台演出过。陈浙哥哥在宁波老家,有一个小乐队,他哥平时以教学生为业。毕业后,陈浙也弄过乐队,我去宁波搞教研活动时,陈浙邀请我去夜总会看他的节目,那时,他在乐队打贝司。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