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7月>> 诗人空间

就从伦理的方向看——简论张清华的诗《讲述春梦的十二种方式》

向卫 国

        文学批评家张清华教授是当代诗歌评论界的一座重镇。但凡能够在诗歌批评方面做出成绩的评论家,大多也是不错的诗人,就像优秀的诗人一般都不乏特异的批评才华一样。张清华以批评家名世,但他也出版过很高水平的散文随笔集;更重要的,他还一直就是一个沉默的或者说低调的诗人,据有关资料显示,张清华的诗歌写作可以追溯到1980年。

    低调决不意味着低质。恰恰相反,这个词之所以重要,往往在于它背后隐藏着异于常态的高贵和丰饶。张清华只是偶尔以“华清”笔名发表极少量的诗作,从不声张,我想这里或许有两个方面不同的考虑:一是他作为一个诗歌批评家对诗歌的要求必然是苛刻的,对自己就更加如此,所以轻易不愿示人;另一方面,他又要通过自己的诗歌写作和偶尔发表来保持对诗歌和语言的敏感,同时借助他人的反应来省察自身诗歌观念。这里面的微妙就在于,只有他者对自己诗歌的直接反应才可以将对符号的间接感知转化为一种诗性的体感,单看他者对他者的评价无论如何都有所“隔”,不能实现这种体感。上面这两点对批评家而言都是极端重要的。

    要谈张清华的诗歌,是不能不与他作为批评家的生命和知识底色相联系的。以我作为一个不出色的诗歌批评同行的眼光来看,张清华的诗歌批评在两个方面显示出当代批评中独异的或稀缺的品质:一是他宽广的批评视界;二是他独自高标(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说是设立于时代最低位的批评底线)的诗歌伦理。

    前一个方面,表现在他多方面的批评领域和审美维度,这包括文艺理论、多种文体批评和一般意义的文化批评等。他不单单是诗歌评论家,更是当代最优秀的小说评论家之一;他的诗歌批评从来就不像别的评论家,总是把批评的目光聚焦在一些耀眼的“诗歌明星”身上,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投注到当代汉语诗写广阔的“外省”或边缘区域。毕竟一个时代的文化状况或美学高度,并不完全在于几座孤立的高峰,而是体现在其平均海拔。多年以来,张清华都致力于关注全国各地的民间诗报刊和那些名不见经传的隐秘的诗歌写作者,他主编,但经过多年努力才得以于2015年出版的两大卷《中国当代民间诗歌地理》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说,1986年的“现代诗群体大展”是中国民间诗歌的一种主动展示的话,张清华主编的这两卷书则意味着中国诗歌的主流评论界首次全方位地对民间诗歌进行扫描和既是基于文化平等主义但又是专业性的接纳,这对于地方性的诗歌发展是十分重要的助力。这种文化姿态本身就是一种方向指引,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未来文化发展最有积极意义的方向之一。

    张清华诗歌批评的另一个独特品质是他的批评或文化观念中的伦理意识,这是更为重要的,因为它同时也是前一个方面的内在精神支撑。2005年和2006年,张清华先后发表《“底层生存写作”与我们时代的写作伦理》(《文艺争鸣》,2005.3)和《我们时代的中产阶级趣味》(《南方文坛》,2006.2)两文,展开了对当代诗歌写作伦理问题的讨论和对当代文学及诗歌中流行的“中产阶级趣味”的批判。尽管他的观点在当时遭到了一些学者的质疑和尖锐批评,但时至今日,回头再看,张清华站在一种全局立场的善意提醒,似乎更显其重要了。十余年来,伴随着权贵资本的进一步集中和垄断化,本该具有一定抵抗作用的中产阶层(收入和生活都相对稳定的当代知识阶层是其中坚性力量)不仅没有起到平衡社会的作用,实际上更偏向于成为权力核心结构的依附阶层和在知识和道义层面的隐性支撑者。“利益固化”(在社会结构层面上则意味着阶级固化)问题,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