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7月>> 我说我在

色-空轮——《心经》的漂移说解读之十四

李森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结构,形成一个旋转的色-空轮,一个心灵结构的圆圈,把受想行识四蕴也转了进去。它是弯曲的,又是平面的。这个旋转的圆,其实并不是一个圆,圆只是个比喻。色-空轮旋转着五蕴,归根结蒂是旋转着空蕴。

    事实上,证得正等正觉之佛陀的心灵结构即是色-空轮。由于心灵结构是个色-空轮,人身亦是个色-空轮。色-空轮的旋转,即是蕴的旋转。

    当然,人这个色-空轮的旋转,首先要转出“我执”,其次要转出“他执”,最后转出“我执”与“他执”的结构。这三重结构即是文化积淀的结构,也是人的结构。乔达摩超越普通的人成为佛,其实是回归“初心”的人、原在的人。由于人(无论是大写的人或小写的人)已经出发,向着“非人”的远方渐行渐远,所以,要借助佛法这种修行的方法,借助色-空轮的旋转将人转回来,转到心-物同蕴开显的梦幻秘境。《楞严经》第三章说:

    一切世间诸所有物,皆即菩提妙明元心。心精遍圆,含裹十方。

    要证得“妙明元心”,就要涤净自我,将自我的魔罗转走,在旋转之蕴漂移中,以自我拯救。凯伦·阿姆斯特朗在《佛陀》一书中写道:“魔罗是乔达摩的自我影像,出现在他面前,伪装成转轮圣王,带领着庞大的军队。魔罗骑在一百五十里格(league,古长度名)高的巨象身上,它的一千只手臂,各执致命的武器。魔罗为梵语,简称魔,意为‘幻相’,象征着阻碍证悟的无明。”这是佛陀战胜自我心魔的一个寓言。“转轮圣王”、“庞大的军队”都是魔,即另一个自己。在乔达摩降服魔罗,即战胜自己之后,他的色-空轮终于转到了澄澈明亮的心境。“于是乔达摩进入初禅,穿透心灵的内在世界;当他最后达到涅槃寂静时,诸佛世界发生猛烈震动,天界和地狱也在摇动,菩提树上的红色小花像雨点洒落在成等正觉的人身上:一万大千世界开花的树都花朵绽放,所有会结果的树都果实累累。主干茎上的莲花争奇斗艳……整个一万大世界就像一个在空中旋转的花球。”①这又是一个乔达摩成佛的寓言。关于乔达摩成佛的诸多寓言书写都是诗的创造,此至少说明每位觉悟者的色-空轮的旋转,都需要诗意的推动。

    色-空轮的旋转不是理论的旋转,也非心阙中某种守卫力量的“换防”。色-空轮的旋转中没有定义、理念、方法、意识形态的非此即彼。所有理论在色-空轮的旋转时刻是彻底失效的。说到底,佛法是“不可言喻”的,它只能在色-空的无意义秘境中“溢出”。“溢出”既是原因,也是结果,是自在的菩提之花。我的《初春》组诗中有一阕《樱桃》可参:

    一枚樱桃的孤寂溢出,红在树尖

    一棵树的孤寂溢出,结成樱桃

    大地的孤寂溢出,立起森林

    春天的孤寂溢出千里鸡鸣

    色-空轮的旋转是语言的旋转,而非存在的所谓本质的旋转。语言“心精遍圆,含裹十方”,但不会停顿太久,以免使诸相自我腐蚀,自我产生重量然后下坠而成为执障。当然,人一旦看见色-空轮在旋转,在裹挟着诸法、诸相漂移,就会滋生生命的慈悲之心。慈悲心首先是对自我的观照,也就是说,慈悲心是自性的初心。慈悲心作为初心自我显露,自我证得品性,但不是价值观的表达,更非“我”对他者的教导或施舍。

    慈悲心是反教导和反施舍的。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