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9月>> 作家走廊

吉狄马加与拉茨·彼特对话录

余泽民 译

   

    拉茨·彼特:匈牙利诗人,文学翻译,匈牙利翻译之家创建人及负责人。1948年出生于匈牙利贝凯什乔堡市,1972 年毕业于德布列森市科舒特·拉尤什大学。现在布达佩斯的鲍洛希学院和维斯普林市的潘诺尼亚大学教授文学翻译理论。曾获厄尔莱伊文学奖、 匈牙利总统金质奖章和阿蒂拉·尤若夫文学奖。著有诗集《对面而坐》《水手们的抵达》《自画像》《我希望,他们能意识到》和 《关于沉睡的身体》等,翻译过德国诗人卡尔·可鲁洛、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奥地利-以色列犹太哲学家马丁·布伯、捷克作家卡夫卡、瑞士作家克劳斯·梅尔茨、犹太哲学家所罗门·迈蒙的作品。

    吉狄马加:中国当代著名少数民族代表性诗人,同时也是一位具有广泛影响的国际性诗人,其诗歌已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近三十个国家或地区出版发行。曾获中国第三届诗歌奖、郭沫若文学奖荣誉奖、庄重文文学奖、肖洛霍夫文学纪念奖、柔刚诗歌成就奖、国际华人诗人笔会“中国诗魂奖”、南非姆基瓦人道主义奖、2016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2017年布加勒斯特城市诗歌奖、2017年波兰雅尼茨基文学奖。2007年创办青海湖国际诗歌节、青海国际诗人帐篷圆桌会议以及凉山西昌邛海国际诗歌周,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1

    拉茨·彼特:你的诗歌最重要的元素是强调你的彝族(诺苏人)归属。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使诺苏人传统成为你诗歌最重要的主题之一?

    吉狄马加:不仅仅是我个人,今天的现代人似乎都处在一种焦虑的状态中,他们和我们都想在精神上实现一种回归,但我们却离我们的精神源头更远了。回去是因为我们无法再回去,回去不是一种姿态,更不是在发表激昂的宣言,而是在追寻一片属于自己的神性的天空,它就如同那曾经存在过的英雄时代,是绵绵不尽的群山和诸神点燃的火焰,虽然时间已经久远,但它仍然留存在一个民族不可磨灭的记忆深处。我感到幸运的是,我还能找到并保有这种归属感,也就是你所说的对彝族(诺苏人)的归属,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置身于多种文化冲突中的人,我们祖先曾有过的生活方式正在发生剧烈的改变,我的诗歌其实就是在揭示和呈现一个族群的生存境况。当然作为诗歌它永远不是集体行为,它仍然是我作为诗人最为个体的生命体验。需要强调说明的是,任何一个注重传统的诗人,特别是把书写传统作为重要主题的诗人,这种传统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种象征。爱尔兰伟大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就是一位游走在传统和现代之间的诗歌大师,把他与同时代的欧洲别的大诗人进行比较,他背靠的是一种更深厚的唯他独有的文化传统。最让我称道赞赏的是,他在1893年出版的散文集《凯尔特的薄暮》就把这种神秘的元素和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从某种角度而言,把自己族群的传统作为诗歌的重要主题,我与威廉·巴特勒·叶芝是一样的,或者说在很多时候,我们既是个体的诗人,同时在很多时候,我们又是一个族群唯一的喉咙。

    吉狄马加:我想问一问在匈牙利诗歌史上,是不是也有不少诗人,他们的写作与自身的民族文化传统有着深刻的联系?这些诗人从更广阔的政治和文化角度来看,毫无疑问他们就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符号和代言人,我以为大诗人裴多菲就是这样的人。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