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9月>> 作家走廊

九月,微信,金色布拉格

高兴

   

    明天要去布拉格。晚上在准备行李。已拿出几本书了,诗歌、散文、小说,都是和捷克有关的。但最终还是决定什么书也不带。正是9月,就带一双眼睛,去读金色的布拉格。

    早晨五点从北京出发。九个小时候后抵达维也纳。都说北京机场最近安检提高了级别。但我可以作证,比起维也纳机场,北京机场算是温和的。维也纳机场安检,无论男女老幼,统统都得脱下外套,解下腰带,还要将两只脚先后放进一台仪器。仪器显示OK,过关。否则,就要脱下鞋子细查。这一点倒是比我们先进。建议引进这一仪器。

    九个小时后抵达维也纳。在维也纳逗留五个小时。再转机前往布拉格。如此,费了近20个小时,终于来到布拉格。此刻,布拉格时间晚上9点50分,而北京时间已是凌晨3点50分。兄弟们啊,你们正在熟睡,可我为了倒时差,还在苦苦地熬着。

    断断续续睡了两个小时。还在倒时差中。我所下榻的Royal Standard饭店面对伏尔塔瓦河。早餐后,到河边走走。河边大道整洁,宽敞,是漫步的好地方。见到几位垂钓者,还有一些自行车爱好者。天阴,后又下起小雨。拍了几张照片。但色彩感不好。不拍了。我就在雨中一边走着,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

    按计划,下午去见捷克科学院文学所所长帕维尔。贝特莱博士来饭店接我。步行,深入市中心。每一处都有故事。我和帕维尔聊了许多。卡夫卡、哈谢克、赫拉巴尔、塞弗尔特。他们为我制定了详细的接待计划。还为我准备好了办公室。帕维尔送了我一大批书。但全是捷文书。要是会捷克文,就好了。只好看看封面了。

    阳光中,下着雨。没多久,天又放晴了。我背着书,边溜达,边拍些照片。布拉格似乎排斥英语,路名、店名、广告,均用捷文。连给我发的邀请函都不例外。上面“高兴”两字,我倒是认得。还有布拉格,捷克人读作布拉哈。我走走停停,不时地,被一些街头小景所吸引。脑海中不断闪出昆德拉、赫拉巴尔或塞弗尔特们的文字。

    早晨,坐过一趟电车。布拉格的街市上方挂满了电线,凌乱,却似乎并不破坏景致。相反,它们倒成了街头景致的一部分。公共交通极为发达。长而结实的红色街车几乎一刻不停地在轰隆隆行驶。多数人选择公共交通,包括那些推着婴儿车的少妇。短短几分钟,就有十几位少妇推着婴儿车上来。这在北京难以想象。

    布拉格的街巷大多是石子路,富有韵味,尤其是在下着细雨的时候。路面泛着一层光,仿佛城市的灵魂。在那些不知名的街道和巷子里漫步,实在是一种享受。整座城市贴着你的心呢。这是座有温度有气息有情调的城市。而不像那些冷冰冰的都市。

    昨晚11点多就睡了。醒过一次。又入眠。睁开眼,已是早晨五点半。这么说,我已融入欧洲时间了。真好!睡眠保证了精神。今天起,我要正式向布拉格致敬。查理四世的布拉格。斯美塔纳的布拉格。卡夫卡的布拉格。哈谢克的布拉格。里尔克的布拉格。昆德拉的布拉格。哈维尔的布拉格。第一站:老城广场。

    出门,坐有轨电车。车票25克朗,30分钟内有效。在布拉格,你完全可以依赖公交。想去老城转转。没有方向感。坐车坐过了头。打听。再往回坐。觉得差不多了,下车。确定方向。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景致非凡的地方。看到那么多的游客,我就知道我来到了我想到的地方——老城广场就在眼前。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