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9月>> 我说我在

五蕴的漂移轮转——《心经》的漂移说解读之十六

李森

        诸蕴中包含一蕴,一蕴中包含诸蕴。蕴是相互漂移、渗透着的,没有独立而恒常的蕴,只有在漂移中暂住的蕴。我们说五蕴之分是不可为而为之,是说我们的语言无法说出蕴之整体,只能勉强说出蕴之碎片,即暂住之幻相,因为没有蕴的整体。如果要假设一个整体的话,它就是身体,但身体亦非身体,因为每一个身体之蕴都是不同的,都处在漂移幻化之暂住时刻,即作为碎片显现的时刻。蕴之漂移如音声形色的漂移那样让人着迷而难以捉摸。

    五蕴层级的构成,兹以云、雨试析之。歌中唱道:“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风”和“云”是“色”的显现,它们本身和你没有关系,你看到的时候就“领受”了它们,即在你的心灵里面被摄取了,云、雨进入了心灵的门槛,然后就漂移到了“想”的层次。当你再咏叹“一朵雨做的云”的时候,“行”就在造作,隐喻开始隐秘地显现幻化出来。但歌唱到此刻,还没有形成观念。再唱到“云在风里伤透了心,滴滴全都是你”,就到“识”的观念层次了。此刻,已经有“情”的观念生发。我们说一个人有情有义,是说他用“行动”分解、造作了情和义的观念。“滴滴全都是你”,“滴滴”指的是雨,这个“雨”也是泪的隐喻,就是“伤心”而又美丽的某种观念滋生。

    观念的表达由概念构成。同一个概念,同一种语境,同一种事象,漂移到不同的层次,生成的“蕴”的内涵是不同的。有时候“相(象)”生成了简单的“蕴”,这个“蕴”在印象直观的相的层次即“色”的构成层次就停止了;有时候,“蕴”直接呈现出了隐喻,到达了“识”的观念结构层。

    从末那识(我识)的角度看,自然界的万事万物万象,全部都是空相。你能把一座山搬到你的脑子里吗?你搬进来的只是山的形象,而非山,犹如画家的涂鸦。你能让一条河注入你的心田吗?人像鱼一样,可以在河中游,但不知“河”为何物,即只能感知河的局部涌动。的确,注入你心田的,还是河的形象,或者说只是它流动的节奏和声息。所以从人与万物的关系来说,万事万物皆为空相。你无法获取实相,或者说只能获取实相的表象碎片。就像爱情,无法获取一个人的所有身蕴。你只能获取一个人的一些时光之蕴,以及一个人的一些行为之蕴的碎片。这就是说,你无法控制一个人的所思所想,包括你自己也在身蕴的开显中零落蹉跎。情感是一种想象,是诸相的合体漂移,你无法看见这条想象力的通道伸向何方,无法捕捉它的迷离流转。她和你在一起时,她可能存在于另一种语境或相的存在之中,你为此而苦恼而生发出种种执障。是的,她作为蕴一直在飘摇,你说她到底在哪里存在?如如而来?如如而去?如梦幻泡影?当然,她的肉体可能在你这里存在,但那身蕴、那灵魂诸相,是在星空还是在河底?所以说,肉体的存在和精神的存在,虚相和实相的存在,是一个巨大的虚妄。虚妄是难以捕捉之苦,我必须承担,必须化解为空蕴以自救。人通常存在于荒诞的镜像中,这是人之宿命。一个人,作为蕴相存在的一个人,精神上的存在与肉体的存在,都是暂住的、迷移的存在。正是因了这种复杂性,才有了文学艺术造作之美蕴。存在的显现是一个个美轮美奂的蕴,它是凝聚,是舒散,是停顿和消散的交错。

    有时候,“我”是一个末那识。存在是我,是我的无助。尽管证得正等正觉的佛陀不这样看。佛陀也并非随时处于空相漂移时刻,有时候也被“我识”(末那识)和“种子识”(阿赖耶识)困扰。因为佛陀是反对将自己圣神化的,佛陀是人间佛,平淡无奇,素朴真如,如来如去是也。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