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9月>> 诗人空间

语言,诗人的家园——解读泉子的诗歌语言艺术

沙马

        阅读泉子的诗歌,常常被他诗歌中的语言所冲击,继而震撼。诗人常常将语言从语法、逻辑和固定的含义中抽离出来,重新组合,赋予新的寓意。

    詹姆逊在其《语言的牢笼》中指出:“人类应该冲出语言的牢笼,构建一种新的,真正能将形式与内容、能指与所指结合起来的阐释学和语符学。”词的意义不在它本身,而在于如何在词与词之间进行奇特的富有冲击力的组合筹建出一个新的语言秩序,从而显露出新的精神存在方式。如同罗兰·巴特曾在《零度写作》所说:现代诗歌中,“像真理的突然显现一样使人产生快意和满足”的则是语词本身,语词之间失去了古典语言中那种约定俗成的相互联系,也因此而获得了一种自由的魔力,成了一种自足的主体。泉子在诗歌中,从各个角度,招引不同的事物来到自身的语言中现身,继而被我们所看见。这种“被看见”是诗人借助于词与词的碰撞中产生的亮光而显现出来的。

    一

    泉子的诗歌,善于以词语奇异的组合来构建自己的隐喻。有时抽出词义的连续性,以一种碎片化的空间和一种临近悬崖般的姿态进入诗歌,穿过词语的断裂处,在危险中保持好艺术的平衡,努力使“文本”成为“文学”。

    1.词的奇异组合

    “奇异”和“歧义”常常相伴而生。既令人惊奇,又让人感受到诗性的多重性。泉子的诗歌因此出现了一些心理上的修辞,或者主观语义上的重建,从而构成一个新的“语言事实”。如他的诗歌《从她的腹部隆起的》:

    从她的腹部隆起的,

    是一座新的坟,一座新的山丘,

    是由这绵延仿佛无尽的人世,

    再一次聚拢来的悲凉与欢愉。

    通常,我们认为女性的“腹部”是温暖的、美好的,尤其是隆起的时候,预示着逐渐成熟,或一个收获的季节。这个地方是人类的摇篮,也是激情燃烧的地方,她的夜晚使无数诗人看到了星辰闪烁,感受到诗意的存在。泉子却将词语朝另外一个方向延伸,出现了不同凡响的语序:“从她的腹部隆起的/是一座新的坟”,女性的“腹部”与“坟””两个相去甚远的词,却被诗人神奇地召唤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反差。既消解了“腹部”的固有含义,也消解了“坟”的原来意思。女性的“腹部”是人新生的摇篮,出于对婴儿的孕育,它无私地隆起来了,给予腹内的孩子以成长的空间。“坟”,是死亡。即使是一座新的坟,也是新的死亡。新的死亡与新的诞生,在这里为同一个寓意:生的尽头是死亡,死的尽头是新生。它们相融共生,互为依存,因为词语神奇的构建而超越了固有的逻辑性,成为一种新的表现元素。“从她的腹部隆起的/是一座新的坟”,为什么用“是”而不用“像”?说“女性的腹部,像一座新坟”也可以。其实不然。就这首诗而言,其中的“是”和“像”有着天壤之别。用“像”有可能将整个句子变成了比喻句,因而使诗人的言说被悬空了起来,模糊了词与物的界限。用“是”就避开了这个不确定的因素,或者饶舌的“修辞”,直抵事物的本身。这不仅体现出诗人用词的直接与果敢,还体现出他对事物的本性有着准确的判断。接着看:“一座新的坟”的后面,是“一座新的山丘”。“坟”的家园是“山丘”,那么“山丘”是什么呢?只能说山丘就是山丘,没有古老的文明可以索引,没有历史作为考证,也看不到人类精神文明触摸的痕迹。但我们可以说“山丘”是人类出现的“摇篮”,比我们所感知到的历史更久远,更古老,存在于“盘古开天地”之际,它以一种“岿然不动”姿势存在着,超越了时空,甚至让文明感到战栗。诗歌里的“山丘”已经不是人们平时看到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