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9月>> 诗人空间

新诗“嘉年华”:“新招”“奇葩”及其“留守”

陈仲义

        一、传统大众传播的“新招”

    中国古代,诗歌传播的方式基本是四种:口传、题壁、谱曲、抄印,速度效率可想而知。西方中世纪开始用鹅毛笔“抄写”,大约一星期只能出版两个单行本,而现在一个人工一天就能印刷万把本书,超过从前以百万倍计。尽管现代滚筒提速到72000万次/秒,可真正流通起来并不容易,因为新诗依然是少数人的“奢侈品”。

    随着资本与技术的后援,新诗、现代诗的大众化传播,近年出现不少新招。除传统保留节目:诗窗、诗墙、诗树、诗廊、诗碑、诗广告、诗贺卡、诗扑克等固定的物质形式外,还有沸沸扬扬、加入行为色彩的诗婚礼、诗影像、诗医院、诗公车、诗渡轮、诗超市,诗漂流、诗电影……且益发往大型、超大型方面发展。

    传统朗诵会一直保持强势的表演性质。自2005年起,中央电视台首播《新年新诗会》,受众面超过一亿人次。新近四川电视台打造一款《诗歌王》,将专业诗人与歌手组队进行PK,且在现场打分,是在为将来可能的诗歌“擂台赛”热身?

    大小朗诵会有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成为诗歌存在最大的受众形式。大型公益朗诵活动“春天送你一首诗”,历时五年,121座城市和地区加盟,五十多万观众参与。“诗歌万里行”的采风活动,则试图打造“一十百千万工程”(建十个创作基地,走一百个城市,扶持一千个县级社团,联系一万名作者)。

    以各种名义出版的诗集、选本、合集、年鉴、教辅,丛书、档案……有增无减,据说年产不下两千部。虽然大都是传统模式,但出现一些变样,如“日历”型选本,有霍俊明主编的《2016天天诗历》,收录半个世纪不同风格365位诗人力作,让一些容易被遮蔽的“新”文本走向公众视野。更有《请你种下这本诗集》(理查德·布劳提根)在国内出版,正面印有朗朗上口的植物诗,背后附有种植方法。装帧的八个信封里藏有金盏花、小南瓜等种子,摇一摇叮当作响,该诗集成了可读又可种的“伴手礼”,首印3000册用于赠送,预期加印五万册。

    别出心载的新诗、现代诗传播活动还有:2009年北京“地铁诗歌穿梭展”;南京市冠名“诗意·名城”的精品同样现身于二号线专列中,表达工业文明与人类心灵的和解意愿;2015年第三届湖北公共空间诗歌活动,200首诗作覆盖武汉市900块广告牌,旨在让诗意“穿城而过”。

    2013年8月24日上午“渡·爱”24小时在上海滩展开,以国内知名诗人命名的“诗歌船”航行在黄浦江上。每周推出一位诗人。“中国诗歌的脸”巡回展首站在深圳上演,整墙贴满诗人大肖像,配合30年全国民间诗刊“出土”。同一时期个体的自传播也水起风生,如颜峻和爵士乐手的即兴配合,车前子的朗诵版行为艺术,西川作品谱成交响乐,王来雨长诗《瘟疫王》改编成实验诗剧,西辞“弹棉花诗歌音乐活动”的“唱诗”,都在传统传播基础上,翻出新意。冠名为“诗佩拉”(Poepera)的实验演出也是融唱、诵、演于一体,用多种语言(英语、法语、汉语、日语和汉语方言包括粤语、潮汕话、客家话等),演绎诗篇,如张广奎通过Beat-box(口技)、架子鼓和Rap(说唱)、拟声、和声表演了托马斯·纳什的作品。(1)上述林林总总,表明新诗、现代诗这一文体,虽身材巧小、弱不禁风,其实并不安分,在传统传播的转型中,不甘人后。举凡政治、经济、文化、娱乐诸种项目,一经“搭台”,便演得锣鼓喧天。反过来,新诗、现代诗灵活身段,借助些许的中介转换,亦可把诗的嘉年华演绎得赏心悦目,不少诗歌节明显顶替了“明星晚会”。(2)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