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9月>> 金短篇

区长

王手

        我搬入小区的时候,它已经很成熟了。很成熟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什么都有了。花木弄好了,走道也很方便,车位、路灯、监控、垃圾箱、智能锁,等等,生活上应该考虑的,都弄齐全了。有一段时间,小区的新闻还上了小城的报纸,是说物业和业委会在争管理权,好像里面有很大的吃头,各不相让,还差点动起武来。那阵子,物业里有几个退伍军人,火气大,曾经练过拳脚,于是,就想用武力解决问题,胁迫业委会就范。后来在现场被我一声断喝,你动一下试试!还有没有王法啦!当场把双方都镇住了。众人就以为我很有名堂,起码那血气比退伍军人还大。其实他们是不知道,所谓的血气,正好是我们这些人的毛病,仗着会写几个字,见不得骄横跋扈的。     开始的时候,小区的区民告诉我,这个小区里住着几个领导。我说,不可能。这个小区是不错,没有高楼,间隔也挺大,车位一户一个,绿化占百分之七十,这些硬件,在拼命追求容积率的今天,确实是难能可贵的。

     

    但大门没有开在马路上,被一条花坛隔着,进出都要从辅道走,就是美中不足。单凭这一点,这个小区就没有领导。小城上有个小区,为了让小车能唰地进来、呼地出去,有本事硬是在斜刺里拉出一条路来,弄得前面的“环岛”上开出五个路口,监控都照不到,这才叫小区里住着领导。后来了解过来,确实我们这个小区,要数我的级别最高,嘎嘎,是一个“写字”的主席,于是,区民们就由衷地把我叫成“区长”,叫我主政业委会。我说,区长和业委会就算了,好不容易争取过来,你们还是自己当吧。我可以给你们出出主意,比如,每年搞一次小区会餐,让区民们相互认个脸,知道谁是谁;再比如,方便时开个“困难诉求会”,有难处倒一倒,有资源共享一下,这样大家就走近了。怎样,这些点子是不是很不错?

    其实,我这人还是躲在背后合适,看看人,想想事。

    老司姆

    我家对面的老司姆,是一个很有生活品质的老人。我虽然从未去过她家串门,但可以想象,她家里一定是很考究的:地板铺到了阳台上,阳台安装了弧形窗,就是放出阳台的晾衣架,也都是加强加料的不锈钢的,比我家好很多。一个老人,能在阳台上都这么用心,其家里的摆设肯定是又新又好的。

    老司姆有个很好的生活习惯,就是晚饭后散步唱歌。散步健身,唱歌练肺活量,都是在小区河边的健步道上,边走边唱,一般是四十分钟。她出来时的动静我们马上就会知道,因为她身上的收音机早早地响起来了,大多是大歌,《我的父老乡亲》《在希望的田野上》,小歌她从来不听。我不用在猫眼里瞄她,也知道她一定是穿得花花绿绿的。老司姆的老伴,也都会陪她一起走,那是个白白胖胖的老头,他其实是不适合走路的,但迫于老司姆的威仪,不得不跟着,这从他携带的行头上就可以看出来:一个小水壶挎在肩上,一个小挈袋拎在手上,里面装的都是走路的各项保障。

    我猜想,老司姆的生活一定是很完美的。

    每个星期天,老司姆的儿女都会到这里来,有小孩在楼梯上跑上跑下,吃中饭,吃晚饭,很是天伦之乐。但是,每一次,他们家都会吵起来,嘈杂声很快扑出家门,扑到我们的耳朵里。有时候,他们的家门也会突然地打开,于是,吵架就再也控制不住了,从压抑到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