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9月>> 创意写作工作坊

口罩

曹谁

   

    睁开眼睛,看到阳光,听到墙上钟摆的声音,我感觉自己回到了人间。我从床头的日历查看时间,发现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我发现后背的枪伤已经被人包扎好,只是不见救我的人。我摸摸胸口的挂坠形优盘,硬硬的,还在,这我就放心了,这优盘比我的命重要。我清楚地记得最后昏倒时的场景,我的后背中了一枪,倒在了一个戴着白色口罩的女人怀中,她的口罩上绣着蓝色的曼珠沙华,我对那花朵非常熟悉,曼珠沙华又被称为彼岸花,传说是盛开在黄泉路上的花朵。

    我感觉到强烈的饥饿,想吃东西,这说明我的身体在恢复。我挣扎起身,后背的枪伤隐隐作痛,我随手将桌上的消炎药往嘴里塞了几颗,后背的伤口似乎感觉不那么痛了。“羊肝羊肺羊头脑!羊肝羊肺羊头脑!”当地人在街巷中叫卖羊杂,这勾起了我的食欲。

    我把枪从床底下取出,插在后背的裤腰上。我的这个房间是个套间,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大开间,外面的地上摆着我无聊时收购的各种古董。我把窗帘拉开了一个缝,看到阳光下安静的院落,我犹豫了半天,才把窗帘拉开。此时我顾不得多想,只想尽快填饱肚子。

    我走到门外,太阳光非常刺眼,我习惯性地回头看了看楼上的那扇门,没有少妇“玉儿”的身影。玉儿是我给她取的名字,因为她的皮肤白皙如玉,至于她的真名叫什么,我无从知晓。我只知道玉儿喜欢穿着各种高跟鞋去上班,早上八点半,晚上六点半,她会准时出入在这所民宅中,她的身影比闹钟还准。每当她出入,她脚上的高跟敲击地板的声音,总让我想入非非,不过也只是想入非非,现在对我而言,保命最重要,或者准确地说,最重要的是保住那个优盘,我忍不住又摸摸了挂在我脖子上的优盘,硬硬的,还在。

    我到街口拦住了卖羊杂的老头,要了一个热气腾腾的羊头,老头非常熟练地把羊头上的肉剥下,然后用锤子把头骨敲开,里面的羊脑才是精华,这三年我已经逐步喜欢上这种粗粝的食物。我带着羊脑回到我的住处,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整个羊头,这才有精力回想我的事。

    我是奉“獬豸”的命令,带着脖子上挂的这个优盘离开的,优盘里有大贪官刘康的贪腐证据。“獬豸”是我们老大的代号,他负责彻查刘康的案子,可惜不幸被刘康击败,自己反而锒铛入狱。我每天都在等待刘康被逮捕的消息,一旦刘康被捕,我就可以把优盘交出了。我一路从京城逃到这座西部的边陲小城宁城,一等就是三年。

    我现在混住在宁城的一座城中村中,一条名叫麒麟河的古老河流从这座古城穿过,河流两岸都是村庄,我所居住的这座城中村被当地人称为胭脂巷,我不知道当地人为何会给一座村庄取一条巷子的名字,我打问的时候,只知道胭脂巷这个名字,跟这座古城一样久远。随着周围的开发,胭脂巷变成了城中村。在胭脂巷里住着三教九流的人,我现在所住的这个院子就租住着各种各样的人。我左边住的是个算命测字的,整天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握,还要给别人算命。我右边住的是摆摊卖水果的,整天把烂了的水果削了,送给邻居吃。还有厨子、鞋匠、木工、瓦匠等,我想还有妓女和小偷。不过住在我楼上的那个忧郁的少妇“玉儿”,我自始至终猜不透,我不明白她脖子上为什么一年四季都戴着一条彩色的围巾。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