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10月>> 作家走廊

门外谈戏

莫言

   

    非常高兴和各位文友见面。我下车伊始,呜里哇啦,不对之处请批评。

    我们高密市文化建设现在和未来的整体构想,不是一人之力所能完成的,需要上下同心,群策群力。既要有市里领导的大力支持、财政方面的持续保障,又要有组织的落实。必须有一支创作的基本队伍,形成创新的氛围。目前这种散兵游勇的状态,要搞大文化建设,显然是不行的。

    九五年我全家迁到北京之后,回来得少了,这十几年来对家乡的建设,了解得不太多。要我来描述高密的现状,很可能是瞎子摸象。我对九五年之后的高密了解得不够。对农村的变化,城市的变化,尤其是高密人的精神状态的变化,缺乏深入的了解。

    这次回来一个多月了,本来是想写点东西,但很难坐下来。一方面是大家的热情邀请,另一方面我觉得应该借这个机会,对高密新的状况,作一种哪怕是走马观花式的了解。这十几年来,高密的变化确实是令人震惊的,说天翻地覆是夸张了,但说我们的变化日新月异,则基本是准确的。

    关于我们市的文化建设,从市委一把手,到普通的老百姓,都非常地热心,都非常地有激情,文学艺术界的朋友们,更是跃跃欲试,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儿,都想为振兴高密的文化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应该从哪个地方寻找突破点?怎么样真正地使高密的文化形成我们独特的风格?不是依靠别的力量,而是依靠艺术本身的力量,在全省,在全国乃至在世界上造成影响。这是我们面临的非常大的也是非常困难的一个问题,当然一旦实现构想,一旦突破难关,那前景也非常辉煌。我跟吴建民书记(高密市委书记)也探讨过,我们的剪纸、泥塑、扑灰年画,这“三宝”当然令高密人骄傲,它们有悠久的历史,它们也曾经深入到了千家万户,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小时候就是玩着泥老虎,拜着堂前挂的轴子,看着窗上贴的窗花长大的。在新的形势下,作为历史文化遗产,怎么焕发新的生命力,怎样赋予它新的时代内容,怎样才能让它适应今天这种形势,确实是难度非常大。全国不仅仅是高密有剪纸,河北啊,陕西啊,山西啊,包括南方的很多省市,也都有非常精美的剪纸。我去年在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参加了一个晚会,就有来自江苏的两个搞剪纸的硕士研究生,他们剪纸的艺术水准,我觉得超过高密剪纸的水平。剪纸、泥塑、扑灰年画在发展过程中,存在一个巨大的矛盾。如果要创新,赋予它一些新的时代内容,那么它必然要跟过去那种古朴的、简陋的、粗放的艺术状态产生一个矛盾。我们的泥塑,泥老虎、泥娃娃,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一看到这些东西,就想到了我们的童年时期,想到了我们逝去的青春岁月,想起了我们那时艰苦的生活,但如果要让年轻人,要让现在的孩子们喜欢这种东西,确实是难度比较大。现在有那么多好的、高科技的玩具,有那么多娱乐的方式,电影、电视、网络,你要把这些孩子吸引回来,让他来玩泥老虎,吹泥巴小鸡,让他来欣赏剪纸,我觉得无论怎么样的努力,都是事倍功半。也就是说剪纸、泥塑、扑灰年画这“三宝”创新的余地,不是特别大。我记得在2003年的时候,中央电视台十频道来拍一个专题片,文化局范局长带着我去姜庄考察过,也拍过一些镜头,发现一个老百姓家里,用泥塑做了一些断臂维纳斯。这些东西就不伦不类了,高密泥塑做成断臂维纳斯,显得很荒诞,很滑稽,有点后现代的味道。所以我想这不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