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10月>> 金短篇

飞猫

王啸峰

   

    大家都在拼命往布袋里塞。想到这些羊皮手套就要乘飞机远行,最后落到浓妆艳抹的资产阶级阔太手上,仇恨情绪蔓延开来。

    外婆拉下广播开关,好一阵子没有动静。我上前用鸡毛掸子狠狠敲几下。

    “现在是北京时间十六点整。”

    外婆赶紧拎起布袋往外走。走得快了点,在客堂高门槛上绊倒。布袋里的皮手套弹出来,撒得天井一地。我们把她扶起来。她坐都坐不住。腰闪到了。

    交货截止时间是下午四点半。我们都不肯去,但总要有人去。

    “手心,手背!”

     

    表姐、表姐和表弟欢呼着退出圈子。我和表哥继续“石头、剪子、布”。

    我回头望了望老宅。四个高矮不等的头塞满门樘。门樘上面花狸猫正在爬墙,墙灰缓缓掉落。围墙上盘踞的泡桐,绝望地将根插进砖缝。

    老宅大门“咯吱、咯吱”地在我身后关上。我回头望了望,转身走路。

    四点刚过,天就开始暗了。寒假作业本虽然交给表哥,但估计他绝不会帮我写一个字。他看不起小学高年级那些故作深奥的题目。

    我在西北风里叹了口气。肚子也随着叫唤起来,近来越发饿得早,裤腿和鞋帮渐渐远离。转弯进入横巷,我索性把双臂穿到布袋背带里,把布袋背起来躬身而行。

    交货的地方,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到。但是出了一件事,让情况变得复杂。我不得不绕开铁匠家,他们说从突发重病孩子的人家门口经过,霉运会缠上来。虽然铁匠儿子是我要好的伙伴,但现在他已经不能左右什么东西了。再说今天老是右眼跳,还是安稳点好。

    我沿河岸走,心里想到另外的问题,似乎年年有人在这条河里淹死,落水鬼是不是潜伏在水里?越想越害怕,见到一条小弄,立即踅进去。

    这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小弄。青石铺地,青砖砌墙,逼仄幽深。我放松不少,背着袋子,双臂展开,两翼都能碰到墙上的苔藓和蜗牛。我飞一般奔跑,弄堂里回荡着我的喘息声,重叠、放大、扩散。渐渐地,我感觉出什么来。脚步开始沉重,跑得越来越慢。

    我突然失去了时间。弄堂无限延伸着,当我发现弄堂没有一扇窗、一个门时,已经晚了。我自作聪明地往回跑了一段路,发现更可怕的黑暗正在吞噬来路。我只能回头再往前,迎着有亮光的地方艰难奔跑。

    光亮在前面,有时会消失,又会重现,却一直到达不了。我心里焦急万分,眼看着交货时间过了。背上还有沉甸甸的一包东西。

    跑累了,我索性停下,靠墙坐下。外公金鱼缸里有一块半透明的雨花石,他老对着它说话,我们笑这石头哪听得懂人话。外公说:“它是活的。”

    我把藏在棉袄夹层里的雨花石拿出来,迎着光亮看石头的构造。它躺在鱼缸里,只露了背,背上螺纹似盘旋着半透明彩条。而现在,彩条变幻着颜色变得晶莹剔透。我旋转、翻转着,渐渐地,里面现出一只黑猫来,它像舞蹈演员那样有节奏地跳舞。只有在梦里才出现的光影隧道,显现眼前。闪烁着的满天星斗,和跳舞黑猫的剪影,一起向我奔袭而来。“它是活的啊!”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