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10月>> 金短篇

吃喜儿

夏鲁平

   

    一

    “你啥时回来?我快挺不住了!”

    张明礼刚把强力胶抹在泡沫板上,春兰的电话就来了。泡沫板一米见方,两寸厚,拿在手里轻飘飘,要是不小心,随时会被风扯跑。贴到七楼那会儿,张明礼眼前出现了一家窗口,他无意看向屋里,可还是看了。他看见那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个睡懒觉的女人。女人突然醒了,猛地背过身去,扯了被子,蒙在头上。被子有些轻,有些短,一双白脚从下面不知羞耻地暴露出来。张明礼看见那白脚很像春兰的脚,只是脚趾涂了红色,比春兰的脚多了些耐看的内容。女人知道张明礼还在看着她,掀开被子,翻转过身来,张明礼想躲已经来不及了,他看到了女人的脸和一头恣肆的乱发。女人的脸也像春兰,不是一般的像,若不是张明礼脑中有片刻清醒,他很可能喊一声:“春兰!”

     

    他把眼前的女人与春兰重叠在了一起,春兰那边就有了感应,电话猛地来了。他站在几十米高的脚手架上,一只手拽住安全绳,另一只手伸到了屁股兜,手机被掏出来,声音大了,犹如春兰整个人被空降过来。

    春兰问:“你啥时回来呀?”

    张明礼说:“快了快了!”

    春兰说:“你再不回来,我就挺不住了!”

    张明礼来省城长春已经五个月,从五月到九月,市政府开展暖房子工程,给全城每幢楼房加一层泡沫板,泡沫板外面挂上铁丝网、塑料网,抹上水泥,涂上漆,那楼就成了新楼。东北这边冬天,每年老百姓都吵吵冷,吵吵屋里的暖气片热与不热。如今政府有了钱,给全市所有楼房做保暖层,每家房里要比往年暖和多了。不愧是给政府干活,包工队对工人的工资不拖不欠,足月发放,那一沓沓的钞票攥在手里,张明礼心里就是一个乐!

    脚手架绿色安全网上挂着红布黄字标语,“加强安全意识,提升城市神韵”,一鼓一荡漫不经心随风飘动着,张明礼接听着电话,手没忘了拽着安全绳。安全绳早就系在腰上,手拽在上面纯属多余,可他还是死死拽住那安全绳。这几年,父亲卧病在炕,张明礼没出过远门,一直坚持在家种地,种的是苞米,这东西每年都会给他带来好收成——那油绿粗壮的苞米秆,能结出两个苞米棒子,粒大饱满。好收成未必是好事,张明礼辛辛苦苦忙活了一年,到了秋后,每斤苞米才卖个三毛五毛。也就是说,卖一吨苞米的钱,买不回一吨煤。头年冬天,春兰真拿苞米粒当煤烧,眼看着那金黄的苞米粒一锹锹扔进灶坑,翻卷起旺盛的火苗,从灶坑口舔出长长的火舌,燎到半空,春兰的心痛着,眼泪流出来,却一句话也不肯说。张明礼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知道春兰肚子里憋着一堆话要说呢。也就是从那时起,他铁了心想要出去做事。可他在村子里两眼漆黑,怎么做?春兰说:“找王光胜。”王光胜是村里唯一出去干事的人,秋天回来时,还张罗吃喜儿,说他在城里买了房子。那房子在哪儿买的,多大面积,新房还是旧房,花了多少钱,大伙儿都没好意思问,只管跟过去吃喜儿了。那天,春兰把炕柜掀个底朝天,从箱子底拿出五百块钱,包上红纸,写上钱数,再写上张明礼的名字,就给王光胜送去了。那次吃喜儿,王光胜在自家院子里摆了二十桌,吃的是流水席,来人随时上桌随时吃,酒足饭饱,想离开就离开,还想吃,再来。有屁股沉的,从中午一直吃到晚上,也不觉得撑得慌,好像不把那礼钱吃回来,对不起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