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11月>> 金短篇

爱丽丝柏林

陈各

   

     

    爱丽丝柏林(Alice Springs)是位于澳大利亚地理中心的一个城市,四周为广达数百公里的维多利亚大沙漠所包围。

    两分钟之前,闹钟响了第一下,我就睁开了眼。什么也看不见。我打开手机上的电筒,找我的鞋。原来都在脚边。我走到床尾,脱下睡衣,变成赤裸裸的一条。手电的强光营造出舞台剧的意味:影子打在墙上,乳房和屁股变得硕大无比。我撑开内裤——这也映在墙上,踩进右脚,然后左脚,然后拉到尽头,继续穿胸罩。真他妈冷,我打了个喷嚏。当我正使劲把我的头从毛衣高领里挤出来的时候,床头灯亮了。白色的毛衣向我的眼球发出扎人的金光。我抓着领口向下奋力一拽,蹦出我的头!

    “好早……”安迪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抓了抓头发。他的身体是躺着的,只是后肩抵在床头,使他的头立了起来。我继续穿我的毛衣。这毛衣居然有点紧。我花了大功夫才把它完全拉下来。“我是不是胖了?”我看了一会儿肚子,抬头看向安迪。他紧紧皱着眉,思索;我知道他在思索我刚刚说了什么。

    我走到他跟前去,撩起毛衣,“我是不是胖了,啊?”他笑嘻嘻地瞟了我一眼,坐起来,张开双手,“哪儿胖了,我看看?”我就上前一步,一只膝盖跪到床板上。他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两侧,大拇指勾住我的内裤边,轻轻往下拉,“我看看……”

    “嗳,嗳,嗳!”我拍开他的手,往后退,瞪了他一眼。他哈哈大笑。

    我站到体重秤上。倒是没胖。我这会儿还穿着毛衣呢。我从体重秤上下来,等数据归零,再站了上去。一样。我才穿上袜子,牛仔裤,还有大衣,安迪已经睡着了。

    我帮他关了灯,然后走出房间。行李箱就放在一楼的楼梯口。我走了下去。客厅里发出“哗啦啦”的帘子声。杨从他的“门”里走出来。

    “我煮了咖啡。”

    他打开厨房的灯。

    然后把两只马克杯放到吧台上,往里面倒咖啡。我坐上高脚椅。台上还有超市里买的巧克力玛芬和圆面包。杨问:“加牛奶吗?”我摇摇头。他就只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点鲜奶。“给。”他把另一只杯子推向我。我滑开手机,打开Instagram先拍照。

    杨站站在吧台的另一侧,喝他的咖啡,“我忘了你是要去哪儿。”我在选滤镜,没有抬头。“爱丽丝柏林。”他想了起来,“哦,对。但是他怎么不送你去机场?”

    “四十刀。”

    “上次他只收我三十五呀。”

    “特殊时间,特殊加价。”

    杨哈哈笑了,走到我身边来,呷了一口咖啡,看着我的手机,“怎么不发?”

    “在定位。”

    澳大利亚,悉尼,安迪的家。

    这还是我创建的位置。一座二层排屋,一块草坪,一条车道,三个分类垃圾箱,“安迪的家”——四个娃娃字写在门口的木牌上,周围还装饰着一圈吹喇叭的小天使。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