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11月>> 金短篇

金水湾神话

吕成品

   

    早上,我接到收容站李力打来的一个电话,他说:“田记者,我所收留到一个流浪儿童,准备送他回井水湾找家,你有没有兴趣一起上路?说不定会是一个很好的新闻题材。”我一听,觉得有些价值,就跟随去了。

    这是一个14岁左右的孩子,在外面流浪至少六年了。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四毛。”

    根据四毛的叙述,他的家在一个叫井水湾的村庄。

    我们驱车直奔100公里外的井水湾。远远望去,这是一个特征十分明显的喀斯特地貌的村落。总体看,相对闭塞和落后。村前环抱着一条小河,河面有一条石拱桥。拱桥长满各种藤蔓植物,倒伏河中,让人感觉那是老桥常年懒于梳理的发型,同时又不失一种历史的厚重感。一下车,我发现四毛眼睛一亮,但很快,像电池即将耗尽的手电筒,暗淡了下去。他说:“不是。”

    我叫李力去问一个当地人,是否还有一个名字相近似的村庄。

    不久,李力回来说,距离这十公里,有一个地方叫清水湾。井水湾、清水湾,发音很相近。我心里想,说不定就是这儿了。

    我们驱车直奔清水湾。

    然而,又不是。只是地名相近似,地形地貌与四毛所描述的情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远远走过来一个荷锄的老农,上前打探,果然另有一个名叫金水湾的村庄。不过,还要走一个小时的路程。

    一路上颠颇簸起伏,尘土飞扬。车窗,像一格格的电影胶片,一路上演着桂西北山区的风情画卷。赶马帮的大叔,驮着一个灰色口袋,行色匆匆;放牛的山娃,山坡上无所事事,眯着一只眼睛,朝着不远处的既定目标投掷石块,未承想歪打正着,惊起正在卿卿我我的山雀,扑棱棱飞越灌木的上空,一点影子也没给人留下;正在旱地里劳作的汉子忽然起身,东张西望,避开妇女,酣畅淋漓地在丛林边缘撒了一泡尿。所有的景物在我的眼里一闪而过,不复再现。然而,却都过目不忘。

    终于到了金水湾。发现地形与井水湾有些相似,也有一条河,河上有条石拱桥,不同的是,桥头有一棵高大而生机勃勃的大榕树。与四毛的描述高度吻合。

    四毛一到这儿,就显得格外地激动,他直奔桥上而去。稍作打量,感觉没有误判,就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随手一抛,纵身一跃,一道影子箭一样,稍纵即逝,无影无踪。下面很快传来戏弄河水的声响。我说:“四毛你干什么?”四毛说:“是这儿了,小时候,我常在这儿游泳。”

    我站在桥上,看见水中有一棵与岸上一模一样的巨树,被荡漾的水波切割成无数碎片,一闪一闪,与天融为一体。比较而言,让人感觉比岸上的那个棵树要轻浮许多,浅薄许多,不够坚定,稍欠成熟,给人一种不安全感。瞬间让人很难分辨哪是天,哪是地,仿佛世界弄颠倒了。一只青蛙正在天上自由泳。它永远游靠不了岸,因为根本看不到边。

    我知道,我们找到了,四毛的感觉不会错。

    四毛从河里爬上来,像一条滑亮的鱼。他似乎比先前白了一些。充分说明了他流落街头的这些日子里,很少洗澡,或者说根本没洗过澡。他说:“看,那里有棵大榕树!”兴冲冲地跑过去,猴子一样“噌”地蹿上树,不一会儿,从树洞里掏出一个陀螺来,“这是我以前藏的。”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