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12月>> 诗人空间

她的诗是对自己的追问——对青小衣诗歌创作的一次发言

商震

        青小衣在70后的女诗人中是一个面目清晰的诗人,她的作品远离了当下部分70后女诗人惯有的自恋和自虐,而呈现出的一种自信和深沉的自省,这种深沉的自省来自于她情感的真实,自信来自她精神的独立。这使得她在诗歌中释放和生成了较大的诗意,也就让她的诗歌具备了一种特有的文本价值。

    青小衣的诗歌创作可分两种类型,一是表述主观情绪的;二是表现客观情绪的。她在表述主观情绪的作品中,体现出了自己的生命感受和情感经验所带来的一种开门见山般的顿悟,有内敛、有绵长,语词干净,不拖泥带水,十分坚决,写出了个人独有的情感经验和生命经验,写出了生存环境给生命主体带来的疼,同时对生命的存在意义进行了坚定的质问,并把这种质问进行延续和拓展。如她在《野葵花》中表现出强烈而坚定的自我寻问,带有古风,遵循了一种传统意义的质问精神。每当我们提及诗歌的“问”,就要想到屈原,就要想到苏东坡;那么,在青小衣的主观情绪所表达的这部分诗歌里面,有屈原的《天问》,有苏东坡的这种“明月几时有”的成分,而且表现手法相当现代,也很精妙,很恰当。她在《野葵花》中,用隐喻的手段,对自我生命犀利地责问,有拔刀亮剑的凶猛和直指生命意义本身的尖锐。《生日帖》《王二婶》中呈现诗人的一种悯人情怀,又敏锐且深刻,对人性进行透视。在诗歌架构上,表现得一波三折,起承转合自然而到位。《王二婶》写一个寡妇,整个文本的表述客观,叙述冷静,而表现的主题非常庞大,指向人的生命核心问题,拷问了生命所延展的情感问题。我们说:处理好生命、情感与客观环境的问题,是一个诗人一生要做的事情。我是谁?我的生命是什么?我和环境什么关系?这个环境会给我情感带来怎样的变化?等等。这首《王二婶》处理得非常好,带有很强的非虚构成分,但是非虚构不是照相机,不是大千世界上有什么我就写什么,而是经过作者精心的编辑、组织、结构,然后完成的一首诗。这首诗看似简单,描述一个寡妇的晚年,但它的生成意义非常巨大,她对当下的关于社会、情感、生命种种的发问,读来让人内心一阵阵发紧。

    她创作的一些表现客观情绪作品,有着另一种意义上的批判性和拷问性。如她的《坏消息》《一个非虚构的事件》等,《坏消息》是一个接生婆被一群喝醉酒驾的小伙子给撞伤致死,但是撞死她的人都是这个接生婆给接生的,《一个非虚构的故事》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仅仅是昏迷就给活埋了。这都表现了一个当下的社会状态。诗歌在表现上,客观,节制,让事件本身说话,诗人只是用自己独有的语言来呈现,诗人不抒情,不评判,形成一种大留白,把更大的空间留给读者,让诗背后的意义在读者头脑中持续发酵。这种写作涉及一个诗人的情感和价值立场,一个诗人如果不去关爱你所生存的环境,不去关心社会问题,那么这个诗人是失职的。就好像屈原如果不去关心社会问题、关心生命问题,屈原也就不是那个被怀念的屈原了,我们的端午节也就不会存在了。

    好诗不能靠喧闹,越是安静的、肃穆的,越能产生强大的力量,一首好诗,多是诗人在思想、情感、身心自由的时候创作出来的。像《坏消息》《王二婶》一定触动了她的内心,但她写的时候,一定是平静的,一种内心的平静,而这种平静潜藏着更大的力量。但是,我发现青小衣在客观环境触痛内心情感的时候,就有点儿把持不住自己,表现出不是很稳定的创作状态。尤其是她在表现创伤性经验的时候,也就是那种委屈、憋屈、扭曲用诗歌来呈露的时候,她不是有意放大这些东西,而是情绪紧张,是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