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7年12月>> 记忆·故事

在兵荒马乱中念书成人

王芷

   

    1.在长春读小学一、二年级

    1939年的3月,我虚岁八岁,父亲送我上小学。

    我父亲是伪满新京(长春)大和通国民学校的教员,但是,他送我到大经路小学上学,可能他不希望我和他在同一所学校。不过,他带着我的叔伯哥哥王一上的是那时候的名校大和通。

    我父亲是1935年从奉天(沈阳)师范毕业后到大和通国民学校当教员的。

    大和通国民学校曾经是日本南满铁路创建的学校,那时候“满铁”实力大,在长春办有好几所很知名的小学:室町小学校、第二小学校,

    还有公学堂,也就是大和通国民学校,据说这些学校早期只收日本学生,在1937年12月以后,一批日本学校移交给了新京特别市政府。我还没上学就听说过这些学校和南满铁路关系密切,比如大和通的教员学生假期里坐火车去大连旅游都有优惠。

    而我读书的大经路小学是所普通学校。不过,到我上学的时候,即使大和通这类学校也没有日本学生了,都是中国孩子,但是,当时在新京即使普通小学也有日本老师上课。

    在大经路小学,父亲把我交给我的第一个班主任张风仪,这是个男老师,中国人,在我上学以前,张老师和我父亲就是朋友。

    上学了,要穿统一的校服。每天背五样东西去学校,一样不能缺,书包以外,还必带四样:饭盒,水瓶,在学校室内穿的鞋,擦地板的抹布。每天到校,换好干净的鞋才能进校门,放学后,要擦干净教室和走廊的地板才能离校。像日本电视剧里一样,擦地板都是趴在地上从这头擦到那头,像小狗似的噌噌噌噌。

    学校每星期一早上都有朝会。我们的校长是日本人,名字叫大隈勘次郎。朝会时,全体集合,升旗,分别升日本国国旗和伪满洲国国旗。然后全体朝日本东京皇宫方向深鞠躬,叫“遥拜”,遥远地拜,我们也不知道哪个方向是东京,就是跟着领队的方向鞠躬。

    校长在朝会上讲话以后,全体背“国民训”。

    有几次正在上课,电铃突然响了,全校紧急集合,到学校门外人行道边列队,全体必须随口令低头,原来是伪满皇帝溥仪出游,他路过的街道上,所有人都要站立敬礼。皇上的队伍不过完,谁也不能抬头看,一直低头等他们走远。

    课程表上每天的前两节课是国语,下面用括号区别不同的国语:第一节(日),第二节(伪满)。

    伪满国语的第一课学的是“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日语第一课开始学的是字母表。

    我印象最深又影响最久的是每星期的音乐课,上课的是个年轻漂亮的日本女老师,她的中国话说得不太流利,但是大家都能听明白。她说音乐课不是光学学唱歌,而是要学乐理。她教音阶,我们不懂什么是音阶。她说上楼梯知道不?她用手比画。大伙儿说知道。她说音阶就像上楼梯,一层一层的。然后,她按风琴,让我们听声音的不同。后来逐渐讲到常用的七个音调,每个音调有自己的音阶。在课堂上,她让学生自己在每个调上找出这个调的音阶。就是小学一、二年级的音乐课,我认识了简谱,学会了简单地在琴上找音阶和弹曲子。

PAGE 1 OF 1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