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5月>> 作家走廊

很唐的朝,很明的宫

林那北

    风从乌黑的屋檐上刮过,一千三百七十多年前的风,唐朝的风。

    暮色正在四合,倦鸟的翅膀也黯淡在巢里,而远处,东北角那个叫做龙首原的地方,依旧有刀劈斧斩的声响裂帛般一阵阵划过长安城。全城人用心聆听着,却又缄默。一个词在这样的时刻总是不期然间浮上许多人心头——咫尺天涯。于是叹息一声,感叹一阵。谁都清楚,对他们而言,那其实是一个永远无法企及的梦,连他们的双脚,也因为卑微而低贱,终其一生,都别指望踏进那个领地一步。抑或哪一天因为机缘巧合果真踏了,命运便一定刹时改道,幸或不幸,只有天晓得。

   

    但兴奋还是如期而至,一天一天那样专注地聆听与张望,像等待一个谜底,等待一个传奇的水落石出。

    一座宫殿正在修建,李氏的宫殿,李氏在自己的天下,修一座属于自己的宫殿。

    说是自己,其实也不准确。坐在龙椅上的人那时是民,世民。民惴惴不安地度过他最初的执政岁月,只要稍一闭眼,玄武门四溅的血还是鲜亮如初,一股腥味也扑鼻而来。他一个哥哥一个弟弟的血。

    他多么不愿这样。虽然16岁起,他就披上战袍,弯弓骑射,出生入死,以屡屡战功鼎力将一个李家王朝冉冉托起。他真的太出类拔萃了,日月精华浩荡浓缩,每一个毛孔都磅礴汹涌出才气。但对那个遥远的金銮殿、险恶的金銮殿,一开始他并没有起歹念,真的没有。长幼有序,先来后到,在二十多位颇为壮观的兄弟队列中,他不过是次子,上面有哥哥,哥哥是太子,由共同的父精母血所缔造,他爱这个兄长。

    然而兄长却不爱他。比文韬,兄长不及;比武略,兄长相去更远。怎么办呢?民也很痛苦,他不会藏拙,不会示弱,就这一点而言他还是不够成熟的,他讨厌圆滑。李氏的江山日日需要那样披肝沥胆去捍卫,谁能想到哩,每一道捷报,却分明成了一把把利剑,竟直直捅进兄长狭小的心房——居然是这样!兄长如果不出手,民是愿意忍的,白眼冷讽都一口吞下。但年长他十岁的兄长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刺杀、下毒、造谣生事进谗言,真是无所不淋漓用尽,甚至把三弟元吉也一同拉了进来。元吉排行老四,才多大呀,关他什么事,万里江山都不见得会有一角分到他头上。他真是糊涂了,一步步将自己推上了不归路。

    玄武门,玄武门在唐武德九年六月的烈日下面目多么狰狞。人世间最悲的,也莫过于同胞手足的自相残杀了,而民那天却刀起头落,杀了一个,再一个。他知道这一刻注定要被历史牢牢记住的,但他有另外的选择吗?没有。哪怕稍有犹豫,倒在血泊中的就必定是他了。仁与义静静躺在书本中时,可以散发出炫目的光芒,人人愿意趋之若鹜,可是严酷的现实轻轻一扬手,总是将一切断然撕碎。

    是你们逼的,逼出一出人间悲剧。民这样想,但他真的很难过,不竭之泪流向夜深无人处,欲说还休。

    死者或许能够长已矣,但那个人呢?那个叫渊的人,他们的父亲大人,从其眼中闪过的光多么像一把把利剑,令民如芒在背。

    父亲先给了民一个太子之位,仅两个月之后,又把整个帝国也一并递了过去。民没有推辞,难道还需再演什么虚假的戏?坐到龙椅上了,俯看苍茫大地与芸芸众生,民相信自己有足够的智慧与胆略统领这个王朝,没有人比他更胸有成竹,但他的眼珠子还是忍不住闪烁不定。他的不安与惧怕不经意间还是那么尖利地从心尖划过。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