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5月>> 作家走廊

雍容的小贵公子高锟在斯德哥尔摩

陈文芬

    瑞典国王走到高锟座位前,颁赠诺贝尔物理奖给他。高锟也起身了,目光有一点不知所措……手持平盘红色奖章的国王轻声快步已然走到高锟的面前,非常自然地手按奖章,然后握住高锟的手,全场爆出鼓掌的响声,高锟笑了。这个掌声是给高锟的,同时也是给国王的……     2009年10月那个热闹的星期,从网络得知高锟得到诺贝尔物理奖,也得知他已罹患老人失智症。高夫人黄美芸说,要是早一年得奖就好了。那天下午,悦然帮我收拾餐桌,我说真是遗憾,一个老人等了那么多年该他得到的诺贝尔奖,等拿到时却已经忘记了大部分的事情。悦然说:“一点都不迟,一点也不遗憾,他还是得到了。诺贝尔奖只能给在世的人!”我想到了沈从文,要是他多活五个月,那第一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文作家就是他了。“为什么不能早一点给高锟?”“值得得诺贝尔奖的人多着呢,不容易评得到。”

   

    11月,我们去香港见了朋友,话题谈到高锟与诺奖。朋友说,听闻高锟家里的人正在教他认人。离席后,悦然拉住我的手说:“哎,要是那么累的情况还来领奖,真叫人不忍心。”英国作家品特因为癌症,奥地利作家叶利尼克因为社交恐惧症,英语作家多丽丝?莱辛因为高龄背痛,他们遵医嘱而不亲往斯德哥尔摩领奖,也无损于得奖的荣耀与喜悦,悦然的挂虑是有道理的。

    雍容与安静

    12月7日我们在瑞典学院聆听文学奖得主

    赫塔?穆勒的演讲,她讲得真好。8日晚诺贝尔奖音乐会指挥是Yuri Temirkanov,钢琴是Martha Argerich,亦是好上加好。回家以后我俩目不转睛看着音乐会电视转播,仙乐飘飘的,早忘了高锟的事。9日晚到北欧博物馆参加诺奖派对,安检排队核对护照与邀请函。我看见安检员示意我们让开路来,一定是有诺奖得主入场,转身只见一位鬓发微白,戴眼镜的华人妇女领头。“喔,是高夫人吗?您好!”她爽快清亮地用普通话回答:“是啊!”高锟进来了,还有一些跟他神韵相像的家人朋友约十来个人走进来。悦然不愿意打扰高锟,我们转到别处。

    会场里有许多熟人需要打招呼,也有鱼子酱小点心跟香槟酒,在开国国王瓦萨的雕像前还有三位音乐家拉竖琴、小提琴演奏莫扎特,他们真寂寞。我们不时跟人家摆龙门阵,又不时转回来听音乐,这时候似有几个华人也来听莫扎特,不就是高家的人吗?有一位高个子的男士是高锟打网球的友人,跟悦然聊了几句,几名漂亮的女眷也对悦然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很好奇。我说,我丈夫是香港中文大学荣誉博士,所以来跟高先生打声招呼。音乐声中,高夫人听成是中文大学的教授,那好心的网球之友慢慢走到高锟身边跟他介绍悦然,又问,是哪一年得的博士?“1998年。”“Oh, It's long time ago!”只见高锟一派轻松,顾盼自若,微微举起酒杯,与我们相视而笑。我们轻轻地走开了。尔后我们又见了高家友人工程学教授金广平与高锟女儿阿曼达。

    丈夫好兴奋地拉着我说:“哎啊,我以为会看见一个累得要命的老头儿,没想到他是个小贵公子。”“贵公子?”“是啊,你看他站在那里精神那么好,好像周围的嘈杂都与他无干,他的脸上也是晕着金边的光,他一定是出身自非常有教养的家庭,才能有那种雍容与安静。”我想起远东博物馆展览瑞典早期到中国的文化大师喜仁龙(Oswald Siren)拍摄的苏州庭园与中国人物肖像,摄影肖像以其惊鸿一瞥,捕捉了溥仪弟弟俊秀贵公子的仪态神情,上一世纪中国宫廷年轻贵族被革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