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5月>> 金短篇特辑

排卵

邱华栋

    “我们应该要个孩子,我们必须要个孩子了。”范栋梁对妻子方艳艳说。

    方艳艳看了他一眼,“难道是我不想要的吗?你算一算,最近几个月,咱们一共做了几次爱?”

    范栋梁想了想,“嗯,是比较少。我们要抓紧了,这是当务之急,对不对?我们不能再耽误了。”

    方艳艳拿起包出门,“行,你也要努力啊,你不动我,我怎么生啊?我可是每天都希望你动我的。”她笑着出门了,留下了范栋梁一个人在屋子里,显得有些郁闷。

    他们现在的年龄比较大了——他39岁,她35岁,这对于想要孩子的夫妻来说,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年龄,稍微有些晚了。不过,其实还不算特别晚,如果他们现在就要孩子的话。范栋梁在一家垄断型国营能源企业工作,是一个处室的主任,而方艳艳则在交通广播电台担任主持人,两个人一直没有要孩子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工作太忙了。

    但是,范栋梁在内心里对妻子有些怨怼,因为,六年前他们结婚的时候,方艳艳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今后要不要孩子,什么时候要孩子,都要听她的。当时,范栋梁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为了尽早迎娶方艳艳,他满口答应了她的要求,心想,兴许哪天她就改变主意了,因为女人总是想要孩子的,早晚她会变化的。可是,范栋梁没有想到的是,结婚之后,方艳艳就上了节育环,这一上就是五年的时间,去年才摘下来。也就是说,方艳艳一直没有想着要孩子,而范栋梁的心里则越来越着急了。结婚后,范栋梁处处娇纵方艳艳,细心呵护她,把要孩子的事情完全抛在了脑后。比如,方艳艳不会做饭,那么,饭也是范栋梁做的;她有时候做完节目比较晚回来,范栋梁还给她涂油捏脚,细心照料,对她听之任之,百般忍让。如果方艳艳稍微感到不顺心了,那么,范栋梁就会马上又是哄又是道歉的,完全丧失了自我,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

    范栋梁的好朋友陈刚对付女人很有经验,他看到范栋梁对待老婆的样子,觉得不对头,就告诉他:“在婚姻里,你不能一味地忍让和妥协,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从来都不是很和谐的,兄弟。从原始社会开始,男人和女人互相就既有斗争,又有妥协。现在的中国女人啊,只要是得到了婚姻这张纸,那么,她们就会立即嚣张起来,在婚姻里面为所欲为,拼命折腾男人。所以,你必须要和她周旋,不能事事迁就,要不然,早晚你们之间也要爆发激烈的冲突。我看,你也不是一个能隐忍到底的人,也是有自己的驴脾气的。”

    范栋梁点了点头,“问题是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我比较和善,不想和女人计较。”

    “那你就这样一直被她骑在头上拉屎撒尿吧。”

    去年,范栋梁的父母亲从外地来北京,在他们家小住的时候,这个要孩子的话题,就成了父母亲和儿子之间的尖锐话题。

    “艳艳不要孩子是不对的,哪里有女人不要孩子的?你们要尽快生个孩子,这样我们才会高兴。要不然,你娶这个老婆干什么呀?”母亲很生气地说。

    “会要的,会要的,我们就是太忙了。最近,她就摘掉节育环了。妈,你就放心吧。”范栋梁一边这么说,一边心里也没有底,因为,他无法确定能不能做通老婆的工作,让她生孩子。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看艳艳不怎么理他,就问:“怎么啦?”艳艳有些生气地说:“你妈妈今天指着电视上一个婴儿食品的广告说,‘你看你看,艳艳,那个孩子多可爱啊。多可爱的小孩子啊!’昨天,她又拿着一张有漂亮小孩图片的报纸给我看,说,‘这两个孩子,多么可爱啊,你看你看,就像个洋娃娃。’不断地给我施加压力,我可不想再搭理她了。”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