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5月>> 金短篇特辑

最初的爱,最后的仪式

温亚军

    米兰兰与强家劲的婚姻一开始就显得与众不同。在婚前他们就有口头协议,凡是带“提手旁和单立人”字样的体力活,强家劲责无旁贷地全部包揽;带“三点水和绞丝旁”字样的家务,由米兰兰承担。这倒别具一格,看上去也很公平,能避免日后两人磕磕碰碰。当然,不带“提手旁和单立人”也没“三点水和绞丝旁”字样的活儿,在生活中还有不少,但这难不到他们,一个眼神或者动作,两人能够心领神会,也不会计较谁干多干少。

    婚后,他们各行其责,几乎没什么磕碰,加上强家劲机智灵敏,能逗几句乐,使他们的小日子过得妙趣横生。每当办公室几个女人家长里短闲聊时,米兰兰像刚怀春的少女,一脸的幸福。这难免不被另外几个女人打趣,说她的模样腻歪得像晒化了的糖。是甜蜜就得让别人分享,米兰兰毫不掩饰地把她的幸福完完全全“坦白”了出来。本来是一小片的幸福,在办公室里一说,那幸福变得无限大了,像天上地下,既容得下行云流水,又盛得住五谷杂粮。这样的幸福不光赚足了小女人们的羡慕,同样也引起别人的妒忌。

    这有点儿像广告效应。广告就是要让一朵花变成一个花圃,一滴水变成一片湖,让所有的人都来闻这花香欣赏这湖水。米兰兰没想要做广告,但她确实变成了广告,她和强家劲间的那点腻甜,漫延到整个办公室。米兰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可是,唯独一人例外。

    米兰兰留意到,每当姐妹们心情复杂地听她讲述时,姜姐却冷静地坐在那里,一脸平静地望着神采飞扬的米兰兰,从眼神中很难看出她的态度。米兰兰讲得起劲,大家起哄,米兰兰不失时机地望一眼姜姐,跟着大伙的起哄,姜姐的嘴角也只是抽动一下,淡淡地一笑,没有任何可以捕捉的内容。米兰兰心头有种“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的超然。

    姜姐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问题出在丈夫身上。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被缠得焦头烂额,正不知怎么收场呢,姜姐闻风而动,真理在握,痛斥了一顿狗男女,图一时之快,与丈夫分道扬镳,自然给那个女人让出了地盘,圆了那对狗男女的梦。待顺过气来,冰锅凉被窝,她已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只能瞅着别人幸福和睦。一开始,姜姐就像失去阿毛的祥林嫂,见到熟悉的人就一副“痛并快乐着”的模样,可慢慢地发现,别人的应和不过是对她的敷衍,当一桩艳色新闻变得不再新鲜,甚至有点馊味儿时,谁还会再为那种馊不拉叽的东西影响自己的情绪呢?姜姐还是理智的,及时中止了自己的“快乐”,在痛中孤苦伶仃,选择了沉默。不光对自己的事绝口不提,慢慢地姜姐对许多事物轻易不发表见解。

    可是,米兰兰不一样,她对沉默寡言的姜姐一直都很尊重,在她与强家劲黏糊期间,需要大量时间卿卿我我,姜姐没少跟她调换夜班,让她有足够的夜晚与强家劲纠缠。米兰兰记着姜姐的好处,对她敬重有加,两人算是走得比较近的那种,在女人堆里很难得。那阵子,米兰兰沉浸在新婚的蜜罐里,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处在最佳状态,需要的是他人的艳羡和赞叹,姜姐的这种云淡风轻,使米兰兰心里的那丝失落,也只是瞬间的,稍纵即逝,毫不影响她们的关系。

    米兰兰是一家工厂职工医院的护士,因为是小医院,护士没有明确分到科室,全医院轮流值班制,就是每个护士都会各种病人的护理。米兰兰年轻能干,把工作中一贯的勤快细心也带到了家庭生活中,像侍候病人一样对待强家劲,他没有理由不知足!照这么生活下去,强家劲该幸福得要死。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