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7月>> 记忆·故事

读写他们

王必胜

   
一、电脑引发的

    电脑的普及,无疑解放了我等吃文字饭的诸位,每天上班,主要的事就是盯着两台电脑,一个是内网用来分内工作,一个是接外网了解信息,用它同这个世界联系。尽管用电脑办公十多年了,眼睛为之提高了度数,还冒着辐射的侵害,而这个电辐射、光污染的家伙,还是给我等坐办公室的带来极大方便。至少,查资料、写东西十分得便。而且用上了这五笔字型,字随意到,敲击快慢之间,文字跳跃闪动,声音噼哩啪啦,有动感,有声响,也有光影。这可人恼人的家伙,还是方便也好玩的。

    可问题是,习惯了,熟练了,长短文字都是这电脑代劳,懒于握笔,而那十分心爱的书写,或者手书,却成了往日的记忆,变得陌生而珍贵了。

    这就是现代高科技带来的负面效果吗?

    这就是现代文明付出的代价吗?

    是的,我们在孩童时期,有老师和家长逼迫,谁没有过描红,没有过灯下练字习书,或者,在课堂上欣赏个别老师的板书,再者,稍长之后谋生他乡,用急促而眷念的心情,铺纸展笔,寄写家书的经历?那是一种温馨的回忆,一种难得的心情!

    所以,那些书法或者叫手迹的东西,今天变成了一种收藏。收藏可能就是缺失,对我们这等爱好写写画画的人,多少有点惆怅而失落的!

    枯坐电脑前,生发这多感触,几近常事。于今,我偶然翻出近十七年前(可怕的十七年啊),因编辑一本散文选集,与众多作家朋友的信函交往,更加深了这番感触。

    五味杂陈,感喟良多。

    二十多封书信,这些可以感受体温的纸字!如今读来,字纸如人,纸上见情!

    还有,每位小说家对散文的感言,见仁见智,可圈可点!

    阅读它们,多少记忆,历历在目。

    二、编书成全

    事情还得从头说来。

    上世纪92年冬或是93年初,一个阴冷的季节,家乡人老简和老秦司职长江文艺出版社,他们来北京组稿,住在我单位招待所。晚上去看他俩时,提及到要搞一个什么选题,是即使不赚钱也要出的书。他们态度坚定,大家各方想法子。于是,就有了我和同样算是乡党,当时任职《文艺报》的潘凯雄的合作,就是后来也还算有点意思的一本《小说名家散文百题》的图书。我敢说,这样的选题是一个独创。那时,新时期文学历经80年代的红火,90年代的稍嫌冷寂,而散文好像别有不同,热闹的小说家和不甘的小说家们,加入了这个阵营,成集团阵势。也可以说,自那之后小说家散文渐渐兴起,而且,有着十分看好的前景。在这本书后记中,我写了有关情况,摘录在此(如有重复的请读者略过)——

      

    编这本书,缘起于一次“无主题的闲聊”,那天长江文艺出版社的老友简兄和秦兄来京组稿,说到他们社拟定出本“有价值的赔钱的书”。如今,出书事如同商店摊位上的货物真伪假劣,五花八门,搞得出书的、写书的和买书的均无所适从。出版社在商海滔滔中敢言做赔钱买卖,实在是令人敬佩。简、秦二位,言之恳切,当座的你言我语,聊出了编纂小说名家散文的选题。

    不过,小说家散文之类的选本和专集,也不是鲜见的题目。好多这类的东西,问世后并不走俏。闲聊之余,我们说及到让每位入选者写上五六百字的“散文感言”或“散文观”之类文字,以纲带目,兴许能区别于同类选编而见出新意来。

PAGE 1 OF 1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