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7月>> 诗人空间

一部真正的英雄史诗

李德武

    读过小海的诗剧《大秦帝国》,我唯一想说的就是:“小海写了一部杰作!”当我在2009年年末的一天,在小海的电脑上第一次看到他创作的《大秦帝国》局部时,我脑海里闪过的最直接的评价就是:“小海写了一部杰作!”当时,全身心沉入创作中的小海,对我的评价将信将疑。我告诉他:“好好地干下去吧,请相信我的审美判断!”

    如果一句话也可以成为一篇评论的话,我真的想开一个先河,就说一句:“小海写了一部杰作!”这与我和小海是朋友无关,与我见证了这部作品的完成无关。小海做了一件诗人们都渴望做而没有做成的事:创作出了真正的史诗,并用作品把当代诗歌写作带入到一个更高的阶段。《大秦帝国》令我赞叹,也令我哑口无言。所以,批评才会只有一句:“小海写了一部杰作!”

    实际上,小海近年来的创作是艰难的。可能是工作的压力一度让他的创作才华处在压抑之中。但这些年的担负与荒废都成为一种储存和积累。从2009年年初,小海随着工作环境的改善,创造力开始一点点释放,直到年底,达到了爆发的程度,完成了《大秦帝国》这样一部气贯古今,魂动天地的长篇巨制。小海用创作证明,他的语言能力、想象力、感受力、对宏大题材的驾驭能力以及深刻的洞察力没有让关心他的朋友失望,没有让他热爱的诗歌失望。从《大秦帝国》中,我们不仅重新看到了创作《田园与村庄》那个纯粹宁静的小海,还看到了一个波澜壮阔、气吞山河的小海。

    这是一部杰作,是一部不亚于艾略特《四首四重奏》,不亚于帕斯《太阳石》,不亚于里尔克《杜伊诺哀歌》的杰作;是当代汉语诗歌创作的巅峰。为什么要运用类比的方法评价这部作品?是为了让一贯忽略当代诗歌创作的人注意到,诗歌始终走在文学探索的最前沿。

    上个世纪90年代,是新诗脱胎换骨实现转型的重要时期。在考察这一时期的作品时,人们过多倾向于对技术转型的关注,而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长诗的创作。我曾就上个世纪90年代部分成功的长诗进行过批评和关注,但我没有看到过堪称史诗的作品。进入21世纪以来,诗歌表面上看越来越朝向无序化,甚至低俗化,实际上诗歌的自我超越力量正在低谷酝酿。就诗歌创作而言,语言和技巧已经不是什么问题,当今并不缺乏写出优秀作品的诗人,但是缺乏写出杰作的诗人。就外部环境而言,国家的复兴以及对苦难的承负已经具备了创作史诗的条件,人们也都关注着谁能够在当下松散而平庸的诗歌写作氛围中脱颖而出。我这样说是想表明,诗剧《大秦帝国》的诞生不是偶然的,小海创作出《大秦帝国》也不是偶然的。

    《大秦帝国》是一部英雄史诗,也是一部关于民族精神的交响诗。全诗共分六章,达八百多行。他跳出历史的框定,站在当代的至高点上,以诗人敏锐的目光重新审视一个帝国的兴衰,一个王者开天辟地的野心和气魄,以及交织在帝国兴衰之中的人性真实与命运结局。但小海显然不是试图为一个消失的帝国招魂,他是想通过对历史的反观呼唤并发现人性的光辉,复苏并延传民族的气脉。从这部诗剧的结构上,我们也不难感受到诗人这一意图。其中大秦帝国始于战争,也灭于战争。在序诗里,小海用简练的笔触描绘出了这场战争的不可避免性。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