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8月>> 作家走廊

大江健三郎与《世界文学》

余中先

    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在中国的介绍,以及他与中国的交流,都跟一本叫《世界文学》的杂志有很大的关系,了解并探索大江健三郎与这本杂志的关系,便能清楚地见出这位作家在中国的接受。

    一、最初的邂逅

    1960年5月底,在日本国内反对日美安全条约斗争的高潮中,已在日本文坛小有名气的战后派青年作家大江健三郎,参加了以野间宏为团长的第三次日本文学家代表团访问了中国。

    跟“日本文学家代表团”中其他作家如野间宏等一样,大江健三郎本人还在《世界文学》杂志1960年第6期的“反美风暴在日本”上发表特约文章,题为《新的希望的声音》。

   
文章从当时在日本进行的反对修改“安全条约”和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总罢工谈起,认为日本人民在反日美安全条约的斗争中“报答了中国人民的友谊,从而结成了永恒的友谊”,并且充满热情地写道:“我们日本人民向中国人民发誓并保证决不背叛你们,永远和你们保持友谊,从而恢复我们作为一个东方国家的日本人民的荣誉。”

    此后,几十年中,由于中国的“文革”和后来的一些反复折腾,尽管中国的日本文学研究者(包括《世界文学》的编辑们)也作了努力,但毕竟受到大的文化环境的影响,我们对大江健三郎的介绍始终停留在空白状态。

    二、获奖后的迅速反应

    大江健三郎是199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是继泰戈尔、川端康成之后第三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作家。

    获奖之前,他并没有引起中国文学界的什么关注,中国读者、作家和批评家对大江健三郎表现出绝对的冷漠和不以为然。据研究者统计,在大江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国内只翻译介绍过他的三篇短篇小说,研究论文更无从谈起。

    在大江获奖的第二年即1995年,全国发表了13篇专门研究大江健三郎的论文,到如今已有几百篇。1995年,由叶渭渠主编,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了《大江健三郎作品集》(五卷)。1996年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大江健三郎最新作品集》(五卷)。1999年,译林出版社出版了《性的人·我们的时代》等作品。2001年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共三卷四册《大江健三郎自选集》。2005年,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了《大江健三郎随笔集》。

    在这一波对大江健三郎的抢先介绍中,《世界文学》是走在最前面的。

    大江健三郎获诺贝尔奖的当年,《世界文学》编辑部的另一家刊物《外国文学动态》就在12月出版的第6期上刊登了许金龙的介绍文章《超越战后文学的民主主义者——诺贝尔文学奖新得主大江健三郎侧记》,作者还对大江的两部作品《个人的体验》和《万延元年的足球》作了梗概介绍。紧接着,在下一年的第一期中,《外国文学动态》又在“先睹为快”栏目中推出了一个大江健三郎的小辑,题为“大江健三郎:1994年诺贝尔文学奖扫描”,包括许金龙译的大江健三郎在瑞典的获奖演说《我在暧昧的日本》(摘要),王中忱缩写的长篇小说《个人的体验》,沈国威译的中篇《饲育》。

    与此同时,《世界文学》于1994年最后一期报道了大江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之后,于1995年第1期也推出了“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特辑”(大约七十页篇幅,计五万余字),收入李庆国译的小说《人羊》《治疗塔》,王中忱译的《聪明的“雨树”》等,还有王中忱的文章《倾听小说的声音——试说大江健三郎的方法意识与创作特征》,以及许金龙的文章《从森林走向世界——记诺贝尔文学奖新得主大江健三郎》,并在封面上配发了作家的照片。作为“特辑”的余波,第2期《世界文学》上刊登了许金龙翻译的《我在暧昧的日本》(大江健三郎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仪式上的演说)。第5期的“加藤周一专辑”上还收了加藤周一论及大江健三郎的一篇短文《从川端康成到大江健三郎》。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