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8月>> 作家走廊

反抗中的希望

李永平

    众所周知,大江早年就读于东京大学法文系,学习语言之余,徜徉在外国文学作品中,而深受熏陶,其后的文学创作,具有鲜明的“互文性”特征。他的小说,对外国文学文本的引用,无不是信手挥洒,游刃有余,文本间的交融常常显得天衣无缝、趣味横生。近些年来,大江更是将“要写互文性小说”的旨趣发挥到了极致。2007年问世的《优美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颤栗早逝去》,这部大江尝试写的一部全新的小说,虽然篇幅小了许多,但依然保持了他一贯的“互文性”风格。在这部作品中,他对多种文本的引用较之于以往显得更为自由和开阔,文本之间的张力也更加饱满,因而整个故事被结构得十分严密和紧凑。     与以往作品不同,在《优美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颤栗早逝去》中,作者以一个女性为中心,描写了她在经历了一切痛苦和绝望之后,重新走向希望的人生历程。

     

    在小说中,大江主要通过德国小说家亨利希·封·克莱斯特的小说《米夏埃尔·科尔哈斯》、爱伦·坡的诗歌,以及其他众多文本,以互文的方式,从多个视角阐释了人物命运的变化起伏。每一文本都是一个独特的阐释,它们既是独立的,又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在这里,克莱斯特的文本具有重要的意义,实际上,在整个小说中,女主人公樱,以及“我”和木守有之间的命运关系,都是和克莱斯特的小说,也就是与拍摄《米夏埃尔·科尔哈斯》电影密切相关的,而且这一文本作为情节线索几乎贯穿于小说始终。

    大江很早就喜欢克莱斯特的小说,对其赞赏有加,他很想将今天的读者引领进克莱斯特的小说。他的这一愿望,通过《优美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颤栗早逝去》得以实现。在小说中,大江精心设置了这样一个故事情节: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德国、中南美洲、亚洲的制作团队各自将《米夏埃尔·科尔哈斯》制作成电影,计划在克莱斯特诞辰200周年的纪念活动期间集中上映。这样,通过这一故事情节的设置,克莱斯特的文本也就不落斧痕、浑然天成地糅合进了小说之中,成为一个有机的不可分割的部分。大江的目的在于,通过对克莱斯特文本的引用,即将克氏小说改编成世界性电影的情节,来呈现女主人公樱成长和发展的命运。

    《米夏埃尔·科尔哈斯》是克氏最杰出的一部小说,历来为评家所推重,不仅在文学史中享有很高的地位,即在思想史上也足称是一部引人深思的作品。在这部小说中,主人公科尔哈斯原本是一个循规蹈矩、恪守本分的马贩子,在一次驱赶马群到邻近小公国的市场上去出售的途中,遭到强权和恶势力的刁难和欺辱,被掠夺走了马匹,他四处上诉,但由于上层腐败,官官相护,始终未能求得公正。万般无奈之下,他不得不成为一个“自助者”,揭竿而起,以暴力来维护个人的权利,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轰轰烈烈的起义。小说最后,科尔哈斯实现了他的复仇,失去的权利得以补偿,但他却不得不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被送上了断头台。通过科尔哈斯这一人物形象,克莱斯特提出并思考了这样一个问题:在失去国家和法律保护的情况下,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个体是否有反抗的权利,以及这一反抗在多大程度上是合理的。在小说中,科尔哈斯是一个失去了国家保护的人,在他看来,保护个人是国家的义务,当个人不再受到法律的保护,他也就被排除在了共同体之外,在这种情况下,个人就没有义务去遵守国家的法律,他必须自我保护。这就是科尔哈斯复仇和反抗的出发点,他把这一反抗视为“自己的天赋人权”。在此后的二百年里,科尔哈斯几乎已成为一个符号和标志,代表着一种不屈的反抗精神,只要是在叛逆者出现的地方,他的名字就会被不断地唤起。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