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8月>> 作家走廊

大江健三郎在台北研讨会上与中国作家的对谈及总结发言

姜楠 译

    一、与莫言的对谈

    莫言:首先,感谢朱天文小姐把会议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来。否则,念稿子的话,其实也挺别扭的。当着一个人的面,念稿子吹捧他是很痛苦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感谢大江先生这么多年来一直努力地创作,写了这么多优秀的作品,然后,我们才有机会在台北开这样的一个研讨会。刚才,大江先生把他正在创作的小说的基本故事情节告诉了我们。我听了以后,确实很受启发。作为他的同行,我也在帮他使劲儿,帮他创作。他小说中的父亲,最后驾着一条小船淹死在了大河上。我想跟大江先生商量一下,能不能不让这个父亲死掉呢?父亲驾着小船在大河上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从此以后,村子里就流传着关于父亲的各种各样的传说。有的说他驾船到中国去了,有的说他驾船到美国去了,有的说他驾着船到一个没有名的荒岛上去当了国王。而小说的作者,也就是父亲的儿子,也是天天在幻想自己的父亲到底去了哪里。过了六十年,正当这个少年成长为小说家并写作这部小说的时候,有一天父亲驾着船回来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白发苍苍。他回来以后,对儿子讲述自己六十年来的流浪生活。这样的结尾是不是会很有意思呢?

    大江健三郎(以下简称大江):的确很棒。其实,我写的小说就是这个样子的。在我的小说中,由于小说家对于父亲的死毫不知情,所以就到处找人问。问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他的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到森林里去了,是不是还活着。我的小说想要讲的,其实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在小说的结尾,我写到父亲年轻时去过中国。在中国,父亲在骑马旅行的过程中,遇到一个孤儿,并把他带了回来。父亲在世的时候,一直由这个孤儿在照顾。父亲过世后,已经八十岁的孤儿来找作为小说家的“我”,告诉了“我”父亲失踪后的情况和过世的消息。而且,这个孤儿想要选择与父亲相同的死法,想要驾着小船到河里去。可是最终,他还是在大雨中跑进了森林,选择了在森林中被大雨淹死的死法。从结论上来讲,莫言先生所说的就是我的小说的结局。也就是说,过了六十年后,这个孤儿回到了森林,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一个老人了。他想要跑到森林里去自杀。这个结局已经不是小说创作者的问题了。这个决定是我昨天作的。在座的各位都是证人。朱天文小姐和莫言先生的意见,就是我小说的结局。“小说的结局就这样写。”我好像听到莫言就是这么对我说的。现在,大江作为一个小说家已经没有权利决定自己小说的结局了。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为了请莫言帮我设计这个小说的结局,为了听他这么说,这才到台北来的。昨天我见到了莫言先生,好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灵感,于是晚上就把自己小说的结局定下来了。这是我作为一个同时代的作家,作为一个在同时代进行创作的小说家所感受到的。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了莫言,听他讲起自己的母亲和家人的故事,我非常感动。现在,关于这个故事的小说好像已经完成,很快就要出版了。

    莫言:引用一句中国的老话,“姜还是老的辣”。大江先生还是比我厉害,大概也比朱天文厉害。我感到日本作家和德国作家在战后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矛盾,也就是如何评价自己的领袖,如何评价自己民族的历史、国家的历史。同时,也触动了作家内心深处的矛盾——民族的矛盾以及全人类的矛盾、情感的矛盾和理智的矛盾。我想,作为一个普通人,完全可以自由地决定自己的态度,而作为一个作家,作为一个清醒的作家,就应该跳出民族的狭隘视角,也应该不受到情感的纠缠,而应该站在一个全人类的高度上,甚至站在朱天文刚刚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