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8月>> 中日青年作家作品专辑

山中日记

崔曼莉

    九月,我终于攒够了钱。出版社把一拖再拖的稿费给了我。一位奥地利报社的朋友答应来接机,与此同时,我也答应帮他找一些好素材。

    旅途漫长,在巴黎转机的时候,我很失望,巴黎不是想象中的样子,起码机场不是。我顺着人流走出大厅,通过专用通道,进入候机室。周围都是肤色各异的人,说着听不懂的话——没有一张脸孔是相似的。

    到了奥地利,朋友没有来接我。他很忙,只是联系了当地的一家旅行社。初次踏上异国,我很盼望见到一个相识的人,但接机的导游会说几句简单的中文,加上我的英语,勉强还能交流。他开车把我送到山角下的一家旅馆。旅馆很漂亮,墙壁是白色的,有尖尖的屋顶。

   
每间房都有窗户迎街,我住在三楼,可以看见街道和远处山上的皑皑白雪。

    街道干净极了,还有更干净的空气。导游开出了一份价格单,详细到每一种服务:陪同爬山,逛逛小镇……我没有那么多的钱,还有,我只想一个人待着。

    ……离群索居……

    没有兴奋,没有特别的感受,我坐在床上,打量着房间的陈设——这就是异乡,比故乡更令人平静。沙发上的布纹,还有咖啡壶的形状,都和平时的不一样,但落到实处之后,它们就是沙发和一把茶壶。

    这里的鸟很多,而且不怕人。它们老是从窗外飞进来,歪着头打量我,有的甚至飞到我的肩膀上,好像在要吃的。

    傍晚时分,夜幕和灯火降临小镇。这里的居民和所有的居民一样,正常地生活着。我顺着街道漫步,由于天色,我显得很不突出,就好像是其中的一份子。皮肤和发色都不再明显,就连衣服,也是差不多的。

    我喜欢路灯的颜色,很暗,但是很浓。

    有一条小河,在镇子中间,离旅馆大约三站路。晚上去的时候,我没有看清楚,第三天中午,我再次来到河边,就被这里的鱼惊呆了。

    好多的鱼。

    各种颜色,大小不一,数以千计地在河里游动。河水似乎不深,清澈见底。几个游人站在岸边和小桥上扔吃食。那些鱼就整群整群地聚在一起。

    我后悔没有带面包来,但这儿的鱼很傻,我把手放在水里搅了搅,它们就以为来了好吃的,纷纷朝手涌来,甚至用圆嘴巴啄我。

    真是可爱啊,我笑了,天也是那么蓝。

    我开始想上山。

    回到旅馆,没想到导游在等我。他坐在旅店的大堂,看见我后立即跳了起来,两步并三步冲到我面前。我被他吓了一跳。他先用眼光打量我的身体,确定我没有受伤后,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他郑重警告我:如果没有人陪伴不要上山,尤其是没有专业登山导游的带领,绝对不能上山!不要以为景色优美就没有危险。他叽哩呱啦地说着,挥舞着手势。说实话,我不高兴他的态度,因为我判断不出,他是担心,还是别的什么。他很有优越感。

    我请他放心,我不想上山,半点也不想。

    气氛有些不愉快。他告辞走了,我走到柜台前,想买一些面包。服务生是个很年轻的大男孩,顶着亮闪闪的灰头发。他问我来自哪儿,我说中国,他显出一无所知的表情,隔了一会儿,他从嘴里挤出两个词:“北京?上海!”我礼貌地笑了笑。他说,你想上山应该问汉顿先生,他是真正上过山的人。

    可我不想上山。我这样告诉他,忽然觉得他的话有点奇怪,我问他什么叫真正地上过山?他从柜台下抽出一本小册子,翻到其中一页,那上面是个中年男人——非常坚强,坚强到像岩石一样的面孔。他说,这就是汉顿先生。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