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8月>> 我说我在

江湖的发现——我为什么骑鹤江湖

欣力

    寻先祖遗踪,阅山水人世,骑鹤江湖,始于2008年秋天,到2009年末,已逾5万公里。

    金农有句:水仙是世外人。我说:鹤也是世外人——可我不是世外人啊!陈继儒在《小窗幽纪》里说:“必出世者,方能入世,不则世缘易堕;必入世者,方能出世,不则空趣难持。”要得人生真趣,得在入世跟出世之间拿捏好了,所谓人生之修炼,说的是不是这个?

    我的旅行,从西北到东南直到海南岛。西北到内蒙古、新疆、宁夏、甘肃,访呼和浩特绥远将军衙署、阿拉善亲王府、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广宗寺、清代新疆伊犁将军府旧址,走过清代的“伊犁九城”。

    在宁夏中卫访高庙,甘肃访兰州黄河铁桥、张掖大佛寺、嘉峪关老城和敦煌之最莫高窟。南边到四川富顺、蜀南竹海、江西铅山稼轩乡、海南儋州访东坡遗迹,云南大理见苍山洱海。其间走过腾格里沙漠、浑善达克沙地、锡林郭勒草原、呼伦贝尔草原、四川盆地、广西丘陵、南海孤岛;过燕山、阴山、贺兰山、祁连山、天山、博乐科努山、科古琴山、大兴安岭主峰和云岭跟哀牢山交汇处的苍山;跨黄河、长江、怒江、金沙江;过南海见万泉河;沿伊犁河谷西行,见大河伊犁滔滔而去……

    行几万里,得见江湖两个,一个在清朝将尽的时候,一个在眼下。两个江湖,时空错落一百多年,从人的生存意义上说,是相通的。

    端郡王载漪,我的外高祖,光绪二十六年任清王朝总理各国事物大臣,后又授命当军机大臣,是慈禧太后统治集团的核心人物,他想用义和团的神鬼术“扶清灭洋”而惨败——八国联军破门而入,《辛丑条约》让中华民族陷入更深的深渊。他个人结局:只免得一死,给“发配新疆,永远监禁”,从此远离政治,后半生抑郁孤愤。

    伊犁将军、陕甘总督长庚,我的舅高祖,跟端王志趣迥异。他志高才高有胆识,一生大半在边疆,是清末朝廷倚重的戍边大将,在与俄交涉上多有建树。宣统逊位,他挂印而去,袁世凯请他出山,他没应,黯然而终在北京大觉胡同的故宅。

    我的舅曾祖、长庚独子赵欣馀,清末嘉禾章得主,官封兰州道台。他不慕官场,善诗词喜收藏,结交多文人雅士,向往《陋室铭》里所说的清雅生活;他经历了“文革”,收藏尽失,却高寿,九十几岁去世。我两三岁时跟他有合影,他挺神秘,却引不起我的兴趣,忽然间没了,我才头一次知道——死,就是一口棺材停在过道儿。

    端王之孙,我的外祖父爱新觉罗·毓运,青年丧父,家道中落。他19岁出道,靠薪水养活母亲和十几个妹妹;结交达官贵人,把妹妹一个个嫁给军阀富贾,这是最让我姥姥赵诵琴看他不起的。我姥姥诵琴是他妻子。其实,他有他的难处——贵族后裔,除了个空头衔,全没用处,面对残酷的生活,他的心里必定孤苦无依。

    长庚的孙女,我姥姥赵诵琴,性比黛玉,比黛玉更多英武之气。她一生颠沛流离,给时代推来搡去,唯见了真爱的人想自己做回主,终于不成,晚年居然得续前缘又临死别。她的心路历程可谓千回百转曲折顿挫,却长寿到92岁。死前百事尽舍,才跟外甥唱了戏就去了,一点罪没受——在2006年初冬。我跟着她长大,我说她的死是喜丧,一辈子受苦修来的。

    他们的江湖,波澜诡谲,起伏跌宕,是百年来劫难里的中国,家国命运密切相连。贵为王公贵族,高官显要,贵族后裔,他们活得不轻松,或者比普通人更加跌跌撞撞。在内蒙阿拉善左旗的阿拉善亲王府,在新疆惠远古城的伊犁将军府,在兰州黄河铁桥,在宁夏中卫的高庙,在那么多被叫做“遗迹”的地方,我寻找他们,看见他们,体会他们的江湖。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