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9月>> 长篇小说

你走不出你的鞋子

风马

    1.肿瘤

    上世纪最后一个夏天,也就是一九九九年八月份,在单位统一安排的一次体检中,我被告知患了绝症。

    绝症吗?

    是的!

    据说,凡患此病者皆无救治的可能了。你若把生的希望交给医院,就等于把你的未来押在了那里,等钱花光那一天,等你的白细胞被大量化学药物消灭到几近丧失,头发和牙齿也脱落到寥寥可数,那么,死期也就到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当天傍晚,我提了两盒花旗参找到那个大夫,我说,请问,像我这种情况,如果拒绝治疗,应该还能活多久?大夫望着花旗参精美的包装,沉吟片刻说,大约还有一年多一点。

    最多不会超过两年吧。

    他又说。

    两年吗?

    我暗自庆幸了一会儿,就同医院拜拜了。

    在朝家走的路上,在那个幽静而又令人无比忧伤的夏季的夜晚,我为自己制定了一个有关生命质量的两年计划。

    没什么了不起的!

    我对自己说。

    我说,其实真没什么了不起的……

    写到这里,我想我该介绍一下自己了。

    在这座不大不小的内陆城市里,应该说,我混得还不算太差。在寂寞无助的时候,有诗歌与我日夜相伴。在存折空了的时候,有政府定期向上面打款。哈,也就是说,虽然我把自己弄成了一个吊儿郎当的诗人,却按月领取着公务员的工资……

    我曾结过一次婚,而这次婚姻让我终于明白了最好的婚姻是不该谈爱情的,而有了爱情,就不该再有婚姻这样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

    所以,至今我仍是个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王老五。

    我曾稀里糊涂徒步在神州大地上行走了两千公里,曾在风雪交加的季节漂流过黄河,曾在醉酒后偷开过一辆吉普车——醒来后才发现那是一辆警车。还在发廊同洗头妺寻欢作乐时被联防队捉过现行(屁股朝天,罚款五千)。而且,还在一次居民楼失火事件中充当了一名灭火英雄(奖品是一条毛巾,一个脸盆)……

    诸如此类的事情,即便我死了,也还会在这座城市里流传下去。

    我想肯定会是这样的。

PAGE 1 OF 14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