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12月>> 长篇小说

大地尽头

孙未

    第一章 佛地

    岁末的耳江依然是混沌的,在还未到来的春天,它会重新变得清澈碧蓝,每年如此。

    不论忙碌的人们有没有注意到它,它始终在那里静静奔流,穿越逐渐扩大的城市,穿越愈发明亮的人类灯炬,穿越逐渐黯淡的旷野星辰和山间流光。就这样,它穿过整片辽阔的中土,翻越连绵的芒山,由芒山大峡谷一路奔腾而下,一直来到传说中大地的尽头。

    到了这里,耳江不得不停下它的脚步了,因为它来到了中土之外,雪域的起点,前路是冰峰雪冻的高原,于是它在有限的平缓地带画了一个优美的弧度,面对无法逾越的阻挡,分做几支,消失在次仁雪山与达瓦雪山的裙裾。

    耳江最终的这个弧度,在雪山之下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平坝子,不知自哪一年开始,有了几户农家,种地织布,过着与外界完全隔绝的日子,宛若桃花源。

    这片坝子,如今被叫做“佛地”。

    机舱像暂时的天国悬浮在云端,舱内寂静无声,窗外雾气飘扬。安宁的位置是经济舱22A座,正靠窗边,她打开遮阳板向下望去,曾经包围她的巨大城市像一只细小的甲虫般远去,云层下群山万壑有如大海起伏。

    她想她看见耳江了,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一条银色的绸穿过大地,优美而沉着地流向远方。此刻,自己乘坐的飞机正在沿着它的方向前进。

    这片平坝子,大地尽头的桃花源,某一年终于被中土的人们发现。

    因为总有些人不相信大地的尽头无法逾越,所以就有了探险家、商旅,或者追溯神的足迹而来的人。他们总是牵着马疲累不堪地出现,马匹驮着已然褪色的行囊,在耳江大峡谷峥嵘的乱石中、险流急滩的水边、猛兽出没的森林里,他们已经走得太久,久得甚至忘记了一堆柴火的光芒,一筒热茶的温度,一块烤肉的香甜,在一间屋子里睡觉的安逸。对于独自行走的人来说,他更是可能已经忘记了另一个人类的面貌。

    忽然有一天他们发觉,身畔的耳江一改狰狞,变得温柔平缓,脚下的地势不再陡峭。当他们向前方望去,一瞬间,他们几乎以为那是虚脱前的幻觉,雪山下,云雾环绕间,江水宁静转弯之处,一片平坦的田野上金色油菜花兀自绽放,三两农舍炊烟袅袅升起,隐约有鸡鸣狗吠传来。

    与此同时,他们也看见了相伴的次仁雪山和达瓦雪山。翻越达瓦雪山是通往雪域的必经之路,这条进入高原的路,被称做“天路”。

    这一切仿佛都是神的恩惠。于是饥寒难耐的旅人走上坝子,叩门进入主人的堂屋。

    困顿不堪的旅人都在这个坝子上获得了他们渴念的食物、热茶、火堆,和干燥的床褥,但是每个旅人还是会在第二天清晨照常出发,走上攀登达瓦雪山的路途。尽管很少有人能再次平安回到这里。

    两个小时之后,安宁感到机身在缓缓下降。

    空中小姐们穿过走道,动作连贯而轻巧地依次打开每一扇遮阳板,大地另一侧的阳光顿时充满了整个机舱,陶瓷般光滑的声音从播音器中传来:“亲爱的乘客,飞机马上将要降落在望江市机场,现在地面温度是十二摄氏度……”

    已近傍晚,安宁并不打算住宿,她从机场直接坐车去到城郊的长途汽车站。

    卧铺大巴像个庞大而温和的动物,肚子里装着儿童房般几十个窄小的上下铺。车里有点闷热,弥漫着各种难闻的气味,间或有人抽烟。这庞大的动物沿着公路径直出城,在天黑时分开始盘山而上,一直往上。路况开始变得非常不好,车尾颠簸得厉害,每隔一会儿就把人抛上去,几乎碰到低矮的车顶。

PAGE 1 OF 8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