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11月>> 金短篇

草原记

千夫长

    一

    宝力德的马蹄子,悠闲地敲着碎步,把草地上的草屑和微尘轻轻地搅动起来,形成一绺一绺波动的影子。秋天午后的阳光,不凉不热的,在马背上放眼望去,天高地旷,层次了然。弯曲的草原小路,像一条牛皮绳,在草丛中钻来钻去,忽明忽暗的,把无边无际的草原捆扎得结结实实。

    马背上的宝力德,从旗镇上喝完酒回来了,还灌满了十斤重的一大塑料壶,这一回,他把半年的酒票都用光了。他心里盘算着要叫新来的知青张向阳好好喝几天大酒。哈,这个天津来的汉族小伙子,酒量太糠啦,端起酒杯来,就像端着一杯耗子药,哆哆嗦嗦地不敢往嘴里倒。非得好好灌醉他几次,把酒胆练出来。酒胆壮了,在肚子里打好底儿,上了瘾就一辈子离不开酒了。

    宝力德是一个好马倌,他把父母亲和七个孩子留在定居点的牧村里,带着老婆吉雅,常年居住在放牧的东塔拉营地。头几天,牧场给他安排来一个天津知青。来的这个白净瘦弱的张向阳,连马背都上不去。蹿三蹿,才被托着屁股推到鞍子上去。

    本来自己的营地里不缺这个多余的人,那天下午,图布沁场长把他叫到场部说,牧场里一下子来了这么一群,黑压压的老鸹一样的知青,北京的、天津的、上海的、杭州的,哪儿的都有,都是南方的。你的营地里一定要消化掉一个,本来要分配给你三个的,这对你够照顾的啦,我说。这些个知青来了,又不能像羊一样自己吃草,你得带着他学点本事。他们待不长久,过一两年就都大雁一样飞回南方了。宝力德,你就敞开草原人宽阔的胸怀,拿出你们家热情好客的好传统,像招待远方来的客人那样,把那个知青给我招呼好吧。

    宝力德想,一个天津来的知青,要在我这个放牧的营地里学什么本事呢?就学喝酒吧,将来回到他那个南方的城市,会成为一个好的喝家子,在酒桌上一辈子让人惧怕的人,也是能耐。

    草地上的草越来越高,也粗壮茂盛了。金鬃马开始绕弯走了,马蹄子已经踏进了熟悉的东塔拉营地。看到家了,还不能马上到家,还隔着一片漫沼。漫沼里的芦苇子比草地上的草高出了一大截子,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一望无际。

    宝力德不是那种粗放型的马倌。虽然不是每天都洗脸,也算是一个细致人。当然也从未像张向阳那样,每天早晨都刷牙。宝力德长这么大,可从来都没刷过牙。看着张向阳把小刷子塞进嘴里头,捅来捅去,嘴里冒出白沫子,还有血沫子,一开始,是很惊慌的。春天的时候,牛羊感染了疫病,抽风,也是吐白沫子和血沫子的。吐完之后,牲畜蹬蹬腿就得死。张向阳每天吐完白沫子、血沫子,还是活蹦乱跳地好好活着。

    吉雅嫂子没有那么恐怖的想象,她对刷牙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很想知道刷牙到底是个啥滋味儿。每天吃饭,都要情不自禁地看几眼张向阳雪白的牙齿。

    两口子观察了几个早晨,宝力德好奇地问他,我说兄弟,你家里头,也是这样费事天天刷牙?

    张向阳说天天都是这样。

    宝力德充满同情地说,真啰嗦,兄弟你们的城市人活得太费劲儿。

    宝力德不刷牙,但有他的讲究方法,在见人的时候,总是用两只袖子在鼻子上左右各擦一下,然后把两只手在前衣襟上蹭一下,显得很礼貌。张向阳来的那个晚上,站在场长身后伸出手来的时候,牧民宝力德就是这样和南方大城市来的知青握手的。

PAGE 1 OF 1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