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11月>> “中日青年作家会议2010”专辑

“中日青年作家会议2010”开幕词

陈众议

    三十年前,作家沈从文先生有感于十年“文革”,曾呼吁修建一座纪念碑,碑上只写两个大字:人性。他所说的人性,是人道,更是人作为社会个体的尊严。而这样的人性在“文革”时期是不受尊重,甚至是不能言说的,人人以人民或革命的名义互相剥夺权利。今天,时过境迁,我的问题是:他老人家地下有知,又当作何感想?随着跨国资本主义在全球的蔓延和网络空间的无限拓展,我们面前显然已经是个人主义肆虐、相对主义泛滥的世界。于是,有形的人性碑尚未建立,而无形的人性碑却早已高高地矗立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并且是一人一碑,一碑高似一碑。于是,众声喧哗,莫衷一是;全球同音,却言人人殊。于是,人性变成了无数个性,其弱点在狂欢中如鱼得水,犹龙入云。

    然而,任何个性或个人的声音、个人的自由必得以尊重他者及他者的声音、他者的自由为前提。一个完全自由的个人主义、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是不可设想的。于是,也便有了我们今晚的纪念碑,它上面也只有两个字:集体,即诸位,也即今晚在场不在场的所有个人之和。

    既然是聚会,是集体,就一定需要对话,需要理解,需要友谊,需要求同存异、设身处地、以己度人。而以己度人、以小见大也正是所有伟大的经典作家为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

    不是吗?世界文明一路走来,明显呈现出自上而下、由外而内、由强到弱、由宽到窄、由大到小的历史轨迹。所谓自上而下,在文学是指其形而上形态逐渐被形而下倾向所取代。倘以古代文学和当代写作所构成的鲜明反差为极点,神话自不必说,东西方史诗也无不传达出天人合一或神人共存的特点,其显著倾向便是先民对神、天、道的想象和尊崇。然而,随着人类自身的发达,尤其是在人本取代神本之后,人性的解放以几乎不可逆转的速率使文学完成了自上而下、由高向低的垂直降落。如今,世界文学普遍显示出形而下特征,以至于物主义和身体写作愈演愈烈。由外而内是指文学的叙述范式如何从外部转向内心。关于这一点,现代主义时期的各种讨论已经说得很多。众所周知,外部描写几乎是古典文学的一个共性。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明确指出,动作(行为)作为情节的主要载体,是诗的核心所在。但是,随着文学的内倾,外部描写逐渐被内心独白所取代,而意识流的盛行可谓世界文学由外而内的一个明证。由强到弱则是文学人物由崇高到渺小,即从神至巨人至英雄豪杰到凡人乃至小丑的“弱化”或“矮化”过程。神话对于诸神和创世的想象见证了初民对宇宙万物的敬畏。古希腊悲剧也主要是对英雄传说时代的怀想。文艺复兴以降,虽然个人主义开始抬头,但文学并没有立刻放弃载道传统。只是到了20世纪,尤其是在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时期,个人主义和主观主义才开始大行其道。而眼下的跨国资本主义又分明加剧了这一趋势。于是,绝对的相对主义取代了相对的绝对主义,宏大叙事变成了自话自说。由宽到窄是指文学人物的活动半径如何由相对宏阔的世界走向相对狭隘的空间。如果说古代神话是以宇宙为对象的,那么如今的文学对象可以说基本上是指向个人的。由大到小,也即由大我到小我的过程。无论是古希腊时期的情感教育还是我国古代的文以载道说,都使文学肩负起了某种世界的、民族的、集体的道义。荷马史诗和印度史诗则从不同的角度宣达了东西方先民的外化的大我。但是,随着人本主义的确立与演化,世界文学逐渐放弃了大我,转而致力于表现小我,致使小我主义愈演愈烈,尤以当今文学为甚。固然,艺贵有我,文学也每每从小我出发,但指向和抱负、方法和视野却大相径庭,而伟大的文学经典之所以对如上倾向有意无意地采取了背反态度,它们之所以比史学更真实,比哲学更深广,也恰恰是因为其以己度人、以小见大的向度与方式,其以退为进、人文化成的境界与风范。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