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11月>> “中日青年作家会议2010”专辑

我书架上的日本小说——在中日青年作家会议上的发言

阎连科

    各位老师、同仁和从日本远道而来的热爱文学的师长和兄弟姐妹们:

    你们好!

    这里,我首先感谢外文研究所的同仁,给我这次让我在中日青年作家面前倚老卖老、和领导一样发言的机会;其次,要声明一点,我发言中所谈的不是完整的日本文学,也不是整个的日本小说,而仅仅是局限在我书架上的一部分日本小说。

    几天之前,为了参加这次会议,当我在书房待在我的一排书架面前时,我有了一个令人喜悦的发现,即:19世纪的俄罗斯文学和法国文学,是世界文学的两片群山峰巅,但我的书架上没有太多他们的书籍。

    20世纪的美国文学和拉美文学,几乎占有了世界文学的半边天空,可我的书架上也没有太多他们的作品。以国度而论,我惊奇地发现,我书架上最多的外国小说,是亲爱的日本小说。粗粗地计算一下,在我狭小的书房和有些干瘪、萎缩的书架上,日本作家有三十多位,单是他们的小说就有近百册。这个数字对图书馆来说,如同满天星光下的萤火之明,但对于我的书架而言,却是狭隘空间中的一片浩大开阔的日本文学的天空,是拥挤的小道上奔来的日本作家雄壮豪迈那支队伍的嘹亮歌声。这三十余位日本作家和近百册的日本小说,让我明白社科院外文所的同道让我来参加这次会议,并不是他们认为我的小说写得有多好,也不仅是我的年龄可以归为“老一代”作家的行列里,更重要的,可能是我比别的作家更为偏爱日本文学。

    以走上我书架和我阅读日本小说的先后为序,最先在那儿占有一席之地是日本的古典文学《源氏物语》。之所以阅读这部小说,是因为所有的人都说它是日本的《红楼梦》,可在我看完之后——对不起,请来自唇齿之邦的日本的各位老师、专家和作家同仁们原谅,请允许我说出我最初、最为真实的第一感受:《源氏物语》无论在日本享有怎样尊贵的地位,我还是觉得它在艺术的许多方面,都不如中国的《红楼梦》。我为我是曹雪芹的后人而骄傲,为中国的古典文学而骄傲。可惜,接下来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日本作家的小说,如同要纠正、报复我的某种以古人为傲的盲目,德田秋声、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芥川龙之介、谷川润一郎、横光利一、夏目漱石、田山花袋、太宰治、大冈升平、安部公房、井上靖、水上勉、小林多喜二,甚至包括以小小说立足天下的新星一,等等等等,他们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排成长长的队伍,远度重洋,在我的书架上与歌德、但丁、塞万提斯、莎士比亚、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巴尔扎克、司汤达、雨果和20世纪的卡夫卡、马尔克斯、福克纳、海明威、乔伊斯、博尔赫斯等等大家一道,享受着我的热爱和尊崇。而且,几乎他们中的每一个,我拥有他们的都不是一本小说,而是几卷乃至十几卷的文集。他们中大多数的代表作,都曾让我有过如醉如痴的阅读。我为这一时期的日本文学而骄傲,而妒忌,而不得不由衷地献上一个异国同行的敬爱之心。当然,在中国的20世纪上半叶,我们也有许多伟大的作家,如鲁迅、沈从文、老舍、萧红、郁达夫、张爱玲等。中国文学的天空,那时和日本文学一样,群星灿烂,令后人敬慕。但是到了20世纪的下半叶,种种缘由,中国文学星陨光暗时,日本文学的天空却更为群星照耀,明亮无比。尤其在这一时期,在我读到安部公房的作品时,我不得不诚恳地默认,我感到了同期的中国文学明显地落后于日本文学,这正如登山比赛的两位选手,一个因故跌倒而未能继续前行,而另外一个,却加快了速度正向峰顶冲刺与攀登。当然,我对安部公房的喜欢,并不是说他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