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11月>> “中日青年作家会议2010”专辑

语言交汇的世界

村田沙耶香(熊淑娥 译)

    大家好,我是村田沙耶香,生长在日本一个叫做千叶县的地方。我在读小学时就十分喜欢写小说,大学毕业后便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小说家。

    我很难解释清楚自己的小说究竟属于什么类型,在初登文坛的那段时期,我创作了许多描写性格内向的主人公内心世界的作品。我倾注了大量心血对这种精神世界进行描写,是因为我非常向往不依靠那种内在精神则无法抵达的异样世界的缘故。

    尽管如此,近来一段时期,我有很多机会去创作一些不同以往的作品。

    最近,我在创作时经常思考,如果可以颠覆各式各样的既成概念,或对世界的看法之类的东西,在小说中真正创造出某种迄今为止未曾出现过的新东西,将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啊!

    上学时,我曾经对“宇宙人的眼睛和耳朵”浮想联翩。我想,如果用宇宙人那样的对地球知识一无所知的眼睛和耳朵观察世界,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我想,在宇宙人的眼里,大楼肯定不再是大楼,人类肯定也不再是生物吧。我这样想象着,也创作了一些城市呈现出不可思议的景象的小说。例如,大楼变成了一只生物,而人类则变成了它的内脏。我用一种纯粹的大自然的感触描绘了都市的光景。

    对于日语,我也一直怀有同样的心情。我是日本人,明白日语的含义,只要一看到文字,马上就知道它们所表达的意思。但是,在不知道意思的情况下,日语在视觉上又是如何呈现的呢?我有时自己尝试着去看,去想象,也尝试着去排列那些并非“具有日语特色字形”的其他语言的文字。

    此外,我对日语的发音也怀有同样的感情。虽然在听日语时往往是听意思而不是声音,但我非常渴望了解单纯作为声音而存在的日语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在外国喜剧电影《王牌大贱谍》(“Austin Powers”)里,有一个场景是主人公在胡说八道地模仿许多国家的语言,其中也包括日语。我反复听他模仿出来的日语,因为句子太短没听明白。所以,如果在座的各位中国朋友能够告诉我日语的视觉印象和音声感受的话,我将非常开心。

    据说日本人拘泥于语言的视觉效果,而欧美人则不太受这种约束。三岛由纪夫在一篇文章的解说中写道,他曾经在国外的晚会上询问一位外国人:“您在创作小说时,是否考虑过印刷后的视觉效果呢?”得到的回答是“绝对没有”。不过,三岛由纪夫在文章中也提到外国的文章非常重视听觉效果。尽管不知道这里的“外国”具体是哪个国家,但我想很可能是指欧美国家吧。

    日本人一直都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同一个词语,是应该用平假名表示,还是片假名表示呢?中国人在写文章时对于视觉效果又是一种怎样的态度呢?是不是更重视听觉效果呢?我很想听听各位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顺便说一句,我个人认为中文看上去规整、很厚重,闪烁着光泽。即便在阅读日语文章的时候,我也会感受到有汉字的部分熠熠生辉,中文在整体上给人以明艳的感觉。

    另外,我最近也经常思考掌握两种语言这个问题。我上学时曾经与中国和韩国的留学生们一起打过工。他们的日语都非常流利,跟他们交谈时我几乎忘记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最多也只是被他们笑话“村田的日语很难懂啊”。不过,有一次我看见一位女孩儿在工作期间偷偷写信。我很随意地刚一走近她,她就慌慌张张地把信捂起来不让我看。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