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2月>> 作家走廊

积文如积德——读王必胜《东鳞西爪集》

刘庆邦

    悟句如悟禅,得句如得仙。想不起这两句话是从什么地方读到的,因觉得很对心思,我默诵了两遍,就记住了。写作如修行,积文如积德。这两句话是我读王必胜的《东鳞西爪集》所悟到的,算是读书心得吧。

    先是从《作家》杂志上读到分两期连载的必胜所写的《读写他们》,接着收到必胜的新书《东鳞西爪集》。1993年,必胜和潘凯雄为长江文艺出版社编过一本书,叫《小说名家散文百题》。为编这本书,他们四面联系,八方约稿,付出了很大辛劳。由于这本书别出创意,也在我国的散文创作中留下了宝贵的一页。17年后,必胜回忆起当年编这本书的过程,“五味杂陈,感喟良多”,于是便有了《读写他们》这篇文章。

    文章里有作家的信件手迹,有作家对散文的简要看法,还有对作家后来的动向及现状的略略介绍。读这篇文章,有两点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一是小说家们的散文观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二是作家的散文观一旦形成,就不再改变。听必胜说,他要把这篇文章收进一本书里。之后不久,在一个会议上见到必胜,当必胜以书相赠时,我手上一沉,禁不住说了一句:好家伙,这么厚!必胜笑笑说:书里还收了一些别的文章。

    《东鳞西爪集》约40万字,分为人情篇、文事篇、景观篇、书品篇四个小辑。人情篇记人寄情,《读写他们》和感人至深的《病后日记》等篇章,就收在这个小辑里。多年来,必胜受出版社之托,每年都要编一本全国性的散文年选,同时要写一篇序言,对当年的散文创作进行一番梳理。这些序言都收在文事篇里。景观篇景观多多,读来堪称饱览。必胜是文学评论家,收进书里最多的文章是他品书之后所写的评论。可以说这部书是必胜十数年各类文章的总汇,也是他心血的结晶。

    一个作家文名形成的过程,也是文章不断积累的过程。我举过一个例子,说写文章如在久旱的田地里浇水,有后续之水一波接一波涌来,水才能流得远,走得宽,使整块田地里的禾苗都得到滋润。如果只浇一桶两桶水,水过地皮湿之后,很快就干掉了。必胜身在编辑岗位,虽是业余时间写作,但他勤奋劳动,不断有文章见诸报刊。单看某一年的收成,并不见得盆满钵满,可禁不住他一年又一年地写,加在一起就多了,就构成了大观。

    当然,我所说的文章的积累和文名的形成并不仅是一个数字的概念,并不是说谁写的文章越多,谁的名头就越大,文名就越好,这里面恐怕还有一个德的含量,有一个道德价值的判断。何以为德?回答也许有多种。我个人认为,一个作家的德就是蕴含在这个作家文章里面的良心。良心是人的内心对人间是非所作出的正确认识和判断,是正确的世界观,也是高尚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它不仅具有道德方面的含义,更具有良知良能的人性方面的含义。一个人写一篇有功德的文章并不难,难的是每一篇文章都不失其德。积德难,失德易。若有一篇文章失德,就有可能前功尽弃。而读必胜的文章,读了一篇又一篇,我只有会心,只有享受,连丝毫的不快和担心都没有。我和必胜相识多年,敢说既认识他的为人,也认识他的为文。他的为人与为文都让人尊重和信赖。必胜善良的德行和为文的操守,仿佛已溶入他的血液里。他的行文如同他的呼吸,必定带出他的气质。必胜修炼到这个份儿上,你就是打他,他也写不出一篇有违积德的文章来。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