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2月>> 作家走廊

深刻的杂家和平实的散文家——读王必胜的《东鳞西爪集》

贺绍俊

    《东鳞西爪集》是王必胜最新出版的散文随笔集,但这本集子的丰富性却是散文随笔这四个字难以容纳下的——我不是说集子里面不仅有散文随笔,而且有评论等其他文体,而是要说集子里的有些文章也许很难归入到哪个文体,它既是评论,又是随笔,或者它既是散文,又是新闻体的速写。这正是王必胜的特点,也是王必胜的长处。无疑,他以一种独特的书写带给我们一种独特的阅读享受。     在阅读王必胜的这本集子时,我忽然想到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我该怎样确定王必胜的身份,读《病后日记》《老田》《五十断想》等时,我觉得他是一位很有个性的散文家,读他的《新时期散文三十年》《这个时代的文学如何》《“有效评论”何处寻》等时,他分明又是一位评论家站在文学前沿指点江山。

    而在《读写他们》的背后,则是一位兢兢业业的编辑的身影。多种身份汇聚于一身,因此王必胜显现出一种庞杂的色彩。有一个说法是,好的编辑应该是杂家。我想,王必胜就是这样一位杂家,他最确切的身份就是编辑,他广泛涉猎,博采众长,眼观六路,通晓古今,不仅是杂家,而且是深刻的杂家。《读写他们》是一组非常有意思的文体,唯有一位有心的编辑,还必须是有主见有思想的编辑,才可能写得出这样一组有意思的文体。这组文体缘于王必胜多年前编辑一本散文集时与作家们的书信往来。我们从王必胜所记述的这些书信往来后面的故事中,不仅看到了一个优秀编辑的敬业和智慧,而且也看到了一个优秀编辑与作家之间无间的友谊。我不把这组文体看成是回忆性的散文,就在于王必胜在记述每一封书信时,并没有停留在对书信往来过程的回忆,他由一位作家的书信,谈到了作家的为人为文,谈到了文学的正道和坦途。比如在写周大新的这一篇中,他从周大新的为人谦和与敏感,进而推导出周大新的写作是“以平实和真实,作为生命”,最后他感慨道:“别说‘违心话和套话’。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面对如今的文学,尤其是纪实的怀人的散文,这种反省是多么的需要!”也许可以说,这一组文体,实则是通过每一位作家的书信精当地分析了作家的风格,精准地总结了作家创作的特色。有时,仅只言片语,就抓住了作家的穴眼。如他说陈建功:“他是有情趣的人,一个有‘奇巧’却不‘淫技’的人。”如他说汪曾祺:“这是一个文坛可爱的老头,一个让你不断感受新的可爱之处的老头。”如他写方方:“她是那个老样子,纯真而豁达,没有多少客套。”在这组文体里,王必胜写到了十多位作家,事实上与他有书信往来的何止这十余位,他在结语里所列举的名字,几乎囊括了当今文坛创作活跃的老中青们。这组文体虽然是缘于一次散文集的编辑工作,但王必胜所谈论的又不止于散文,对小说的看法,对诗歌的体认,也很自然地流于笔端。从这里可以看出王必胜对当代文学整体的熟悉和把握,更可以看出他对文学走势和症结有着自己的见解。他将自己的见解融入到他的文章之中。因此我要说,作为杂家,他是一位深刻的杂家。这一点也突出体现在另一组文章之中,即一组为散文年选所写的序。大致上从新世纪以来,王必胜就参与散文年选的编辑工作,并为年选撰写一篇序言,这完全是一种站在文学前沿积极参与的姿态。编辑年选自然需要敏锐的眼光和鲜活的艺术感受力,而在此基础上撰写出一篇有着理论深度和现实观察力的序言就更不容易了。通观这一组散文年选的序言,是密切跟踪着新世纪以来散文创作最具现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