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2月>> 作家走廊

唯有真情最感人

陈先义

    置于案头的这部浩浩四十万言的王必胜散文随笔新著《东鳞西爪集》,先是粗略一翻,便觉得一股儒雅简朴之风扑面而来。展卷漫读,便感觉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受,于是二十余天里,它几乎成了我闲暇时间慢慢消受的精神美餐。从字里行间,我忽然觉得读到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批散文大家作品才有的隽永流畅、质朴自然的优雅之美。老实说,这种风格,与我们的文学已经久违了。相反,一些装腔作势的赶时尚的新潮文字,常常让我们深感有几分腻歪,我也因此对散文的出路有过几分忧虑。而今,这部《东鳞西爪集》一下子让我有一种文学回归的深切感受。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我的阅读感受的话,那就是融汇于文字之间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真诚,一种读书时少有的亲切和亲近。     必胜给自己的作品命名为《东鳞西爪集》,表面看来,因为作品既有“文事”、“人事”的论述,也有“书品”、“景观”的感慨,如同一个阶段自己文字写作的“拼盘儿”,

    其实细细一读,你会觉得,作家“想到了就写,写来随性”,“东一点,西一撮,与这鳞那爪有些相像”的文字,看似形散其实神聚,有一条思想和艺术的主线贯穿于作品的始终。这种不经意间的命名,不过是作家调侃和幽默的一种表述方式罢了。

    我说作品自始至终有一条主线贯穿,首先是因为这些看似不经意间写就的文字,体现了作家一种返璞归真的文学主张。在当前这样商品经济把人搅得心猿意马,金钱把真诚变为稀有的精神“元素”的时候,真诚已经成了全社会共同需求的东西。散文写作,同样也是察看社会情绪的晴雨表,当我们看多了报刊上那些或故弄玄虚的描写、或隔靴搔痒的抒情、或正襟危坐的叙述、或花里胡哨的卖弄之类的篇章时,我常常这样感叹,这文学本来是用以抒情表意的情感文字,怎么突然间变得像市场上流行的假冒伪劣商品一样,让人觉得真假难辨,半信半疑了呢?还有,一些所谓的新潮作家推波助澜,发誓只写他自己看得懂的作品,只抒发纯属于“小我”的个人情感,认为写作是纯私人的事,其作品便更进一步拉开了与读者的距离。

    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当我拜读必胜的这部作品时,一下子便觉得倍感亲近,体验到了一种难得的韵味和情致。流淌于字里行间的,是作家真性情的抒发,是与读者心对心的交谈。必胜多年来一直在人民日报做文艺宣传工作,因中央党报的这种特殊岗位,他有机会接触到国内大师级的泰斗名流,一些名声显赫的热点人物,当然,更多的还是来自于草野乡土之间的无名之辈。难得的是,必胜不管是对名门大家,还是乡野平民,必当以真诚之心待之。他在“人情篇”里有大量文坛往事的生动记述,《读写他们》一文,记述的正是这样一些往事。当年,他因编选一部散文与国内当红的中青年作家及老一些作家有过一段最密切的交往。朱苏进、何士光、方方、池莉、周大新、徐怀中、蒋子龙、汪曾祺、叶楠、陈建功、铁凝、梁晓声、刘恒、刘震云等等,这样一个长长的名单,几乎囊括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作家的一线阵容。让我备感钦佩的是,作者在记述这些往事时,用的是一种质朴的文笔,写下的是纯真的情感。他与他们之间文学见解的交流、对文学现状的分析、对文学发展的评估,应该是心贴心的,是真性情的交流。作者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名流大家而故作仰视状,而是直抒胸臆地表达自己的艺术主张。很有意思的是,对此间他们以书信形式进行的文学交流,作者干脆原章照录,把书信内容全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