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2月>> 劳马小辑

短小说十篇

劳马

    涓生也许一个朋友都没有。他总是独往独来,也很少在酒席上看到他的身影。有限的几次,那是他推却不掉的,比如同事婚礼,是要出人情的,比如部门聚会,那是要凑份子的,比如追悼会,那是对死者及其家属的尊重。他随大家一起吃,一起喝,很少敬别人的酒。至于他什么时候离开的,谁也不知道,也不太去在意,反正人家该尽的礼数都尽了。不过久而久之,大家便不再邀请他了。碰上这样的活动,开始还避着他商定,后来也就放开了嗓子讨论,你不喊他,他是不会主动掺和的,更不会强烈要求参与了。下班时间到了,大伙儿呼朋引伴地往外走,涓生依旧端坐着,干他的活儿,看他的书,一点儿也不为所动。     他很少开口,几乎就是个哑巴。你要他说上两句,他就嘿嘿一笑,不待你瞅到他的笑意是否浮现,他又沉寂下来。实在催得紧了,他便说“我没得意见”,或者“我还是听听吧先”,便不再吱声,打死他也不说了。

   
除此之外,也不能说他是个怪人。他衣着整洁,不算时尚,但绝不古板。他工作努力,业绩不错,也绝不是为了邀功请赏。看不出他有什么城府,或者世故圆滑处,也从没有人把他当做竞争对手。在单位里头,他也算是老资格的了,每个部门他都待过,都没待长。倒并非他有什么问题,而是像他这样的人,似乎放在哪个部门都适得其所,能安分守己发热发光。当然,起先大家肯定都有些不习惯,习惯了之后又离不开他——从不打小报告,更不散布小道消息,这样的人不是随便就能碰得到的。

    总之,涓生是个让人感到放心的男人。单位的女人都喜欢和他聊天,丑的,美的,不好看也不特别难看的,都喜欢找他谈,好像这个沉默的男人才是名副其实的工会主席,或者妇联主任。他不说话不劝解不要紧,关键是他不厌你烦你,更不会作出语重心长谆谆教诲的姿态。只要你找他,他就会放下手头的活儿,听你倾诉,而且你还不用担心你的隐私被泄。他一动不动地盯着你,听你说,间或,听得久了,他也会抽根烟,慢丝丝地吐出来。也许你是讨厌烟鬼的,他抽的又不是什么高档烟,但是这个时候见他抽烟,再怕烟的女人也会得到鼓励,仿佛得到了劝慰和怂恿,对他的倾诉也更为欢畅了。不过,只要到点儿了,他就会收拾案头,准备下班,一刻也不耽误。这也不要紧,也是可以理解的,是你占用了人家时间,人家没有要你一杯咖啡,也没有要你做东吃饭,有什么不好的呢?倒不是说女人们怕请他,怕在他身上花费什么,而是请不动他。女人们经常想象,和这样的一个男人出去,一定很安全,说不定挑逗挑逗,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呢,也好瞧瞧他到底是个什么德性。但不管你怎么请,他都坐在那把木头椅上,无声地拒绝。“明天,明天吧,明天我还找你。”女人只得给自己找台阶。他照旧不吱声,也不期待,女人便心满意足了,不吱声就是默认,不期待说明他不是个好奇的家伙。

    这可能就是不断地调他到各个部门的原因。领导也怕生事,怕闲话,怕日久生情,明知这些都是不可能出现的事,还是怕,还怕与这女人那女人有关联的男人找上门来,那就被动了,想提醒他,但又挑不着他的错,只能找个理由挑个借口把他调来拨去的了。有时候,连借口也不用找,而他似乎从来也没有较真,叫他到哪,他就到哪。单位不算大,也不算小,但是部门就那几个部门,都给他跑了个遍,再挪就得挪他到局长办公室了,那怎么可以!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