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2月>> 金短篇

玻璃

徐岩

    1

    小敏在浴池里干活的时候,她总是觉得有双锐利的眼睛正透过门左侧墙壁上的玻璃打量她们。玻璃有一米半那么大,麻色,带有云形的花纹,上面还有花开富贵四个彩字。它是独立的,没有一点点的拼接,就那么镶在浴池的墙壁上。

    小敏干活的时候,经常有股子奇异的幻觉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比如她跟丈夫以外的另一个男人做那件事情,或者,她的手被碎玻璃割破,有血丝滴出来,使其感觉到丝丝缕缕的疼痛。或者,还有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景象。其实,这只不过是小敏的一个幻觉而已,她喜欢这么想,是因为她更喜欢从玻璃上找出那些被她服务的女人那纤白而俊美的身影来。朦胧,模糊,一个一个的,在水汽里边晃动。

    小敏的心也就跟着晃动和舒展起来。

    实际上小敏只是一个搓澡工而已,老板是她的远房亲戚,比她早来几年城里。老板给她每月四百块钱做底金,供三顿吃喝,并且每搓一个澡给她提两块五角钱。浴池虽说属中档水平,却也有很多回头客,街前巷后的住户,包括附近几个小区的业主都来这里洗澡,这就都成了小敏的赚钱对象。她上学的时候最头疼的就是数学课,尤其是那些个什么平面几何,还有方程式,会弄得她头痛欲裂,眼冒金星。可这会儿她却觉得那些算术和小九九都派上了用场,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呀。

    小敏闲下来时就掐指头算过,每天浴池里大概能来三十到四十左右个人,叫她搓澡的能有百分之八十,把话摊开了咋也有六七十元的赚头。那月末一结账,也是有两千多块钱的进账的,加上老板亲戚给她的底金,真就是比去城南的家政公司做月嫂强许多。

    浴池小,装修却还讲究,地上墙上甚至头顶的天花板上都用了精致的装潢材料。澡堂子里被温热的水汽一环绕,就温馨而舒服多了。来洗澡的女人们都裸了身子在里面来来回回地走动,擦脸,洗头发,往身子上打浴液,忙乎得是不亦乐乎。小敏就坐在铺了刻花大理石的水池边上歇息,喝茶水吸烟卷,更多的时候是看女浴客们净身子。女人们是放松的,她们裸着身子洗浴,就跟在自己家的卧室里一样,竟是那般地肆无忌惮。有时候就看得小敏脸红心跳,也想扯了身上的短裤,迈进滚烫的热水池里泡上一泡。

    可是只能想想而已,浴池的老板是她的远房亲戚也罢,那也得守规矩不是?搓澡工的职责很清楚地被写在一张纸板上,贴在门口的墙壁上呢。

    小敏也嫉妒一些女人的身体,她们的皮肤白得跟乡下镇上杂货店里拿塑料袋封起来卖的小口袋面粉似的,看了就让人眼气。她们城里人不也吃五谷杂粮吗,咋就比自己长得嫩腻呢?想来想去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人家懂得保养,而且还有时间保养,不风吹不雨淋不日晒呗,多简单的道理呀,还有其更重要的一点,人家还不劳动,像她这样毫不间歇、无休无止的劳动。

    小敏吸完一根烟卷后便起身去擦那面玻璃。小敏喜欢那块浸了水渍的麻玻璃,她不想让上面有污点,哪怕是水的斑痕,那可是一样近乎于神圣的东西呢。她记得很清楚,自己小时候,也就是刚上小学一年级前半截那会儿,去城里赶集回来的三姑在村中心的打麦场,塞她手里一面小圆镜,她差点儿没喜极而泣。三姑是奖励她为其保守了一个机密,因为她发现了田里掰苞米的三姑跟村里的黄电工抱着亲吻。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