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1年3月>> 长篇小说

蜜月写真

老张斌

    第一章

    其实我知道,我是个骗子,是个大骗子。眼看要跟人家入洞房了,还没把真实身份如实禀报。我要是如实禀报了,一分钟之内就得玩完。

    我觉得这样挺好。就是说,这注定是个悲剧。凡是悲剧都挺好。

    1

    “良辰美景奈何天是啥意思啊?”

    “是林黛玉,也就是红楼梦,也就是林黛玉薛宝钗一帮子小姑娘,在大观园里玩儿,然后呢,就来了个宝二爷跟她们一起玩儿,就好比鲁迅先生写的那个小说叫药渣,说的是后宫里的宫女们成年待在暗无天日的禁宫里,连个小伙子都见不到,忽然有一天太监们抬进来一个壮汉,你说她们咋对待他吧……”

   

    刚说到这儿,就听大姐在外面大声叫:

    “明珠哇,时候不早啦,回来睡觉吧!”

    大姐的嗓子那会儿还没长毛毛刺儿。

    西厢房的窗户下面是玻璃上面是窗纸,这是北方典型的窗户。有一块小花布,它不知什么时候,挺自觉地把那块玻璃给挡住了,把大姐的声音也给挡住了,当然只挡住了一小部分。

    “哎,知道啦!”明珠的声音多么清亮悦耳,像一声信天游,在黄土塬上。

    明珠,也就是即将做新娘的月明珠,这会儿正幸福地偎着我,摸着我的下巴颏儿,说,你不是昨天才理的发吗?刚刮的胡子吗?它咋长这么快呢?一摸都拉手。她笑眯眯的,一笑就把嘴角往上扯,露出一口好牙。

    我们坐在一把旧藤椅上,大窟窿小眼儿的。从前姐夫总爱坐在上面看报纸,专看英文的。他是个白面书生,戴一副黑框眼镜。他在女八中教英语,有一帮子女生总围着他发嗲,还跑到家里来,跑到我们现在待的这间厢房里来,跟老师说笑打闹,声音透过窗纸跑到外面去,跑到院子里去,那么恨人,恨得让人咬牙根儿。都是什么呀,有老师和女学生这样的吗?大姐怒(妒)火中烧,她想冲进去把那些个不要脸的女生打几个耳光把她们骂跑让她们捂着脸不敢再来,可是她只不过在心里骂两句,表面上却什么也没发生,表面上还挺文明礼貌,对她们说多坐一会儿吧在这儿吃了饭再走吧下次再来吧,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这么说,这么虚伪。她不知道。大概她是让她们给气糊涂了,大概她从小就受的这种教育,什么三从四德之类,害得她有苦不能言,打掉牙往肚里咽。现在好了,他去山西挖煤去喽!大姐咬牙切齿地说,活该!他就得去那个地方,在地底下挖一辈子煤,一辈子也别想见天日,再也别想跟那帮子女生打情骂俏老不正经了。

    大姐是个女人,再好心眼儿的女人也会吃醋,也会很恶毒。

    其实在姐夫被打成右派之前他们就离了。离之前大姐给我写过一封信,问离好还是不离好。那会儿我正在军校当学员,前途无量,野心勃勃,对谁都不屑一顾,全世界都是我的。我回信说当然是离了好,我还引用了一位革命导师的话,说无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其实那会儿我什么也不懂,不懂还硬装懂。我们年轻时候都那样,好像什么都懂。孔夫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蒙田说我知道什么呢?亚里士多德说我没有智慧。毛泽东说,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些名人名言都是好东西呀,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啊。

    可是,智慧有用吗?我是说有益吗?很可能是有害吧?

    离婚时大姐没让姐夫交子女抚养费,只让他给买了一架缝纫机,她要自力更生。她是个要强的女人。她不知道越是要强就越是给自己找罪受。她受了一辈子罪,没有人像她过得那么苦。咋苦?丈夫离了,儿子傻了,女儿半傻,全家就靠她一人,她又没有工作,就靠给人缝缝连连挣那么俩

PAGE 1 OF 9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