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7月>> 七十年代新锐作家短篇小说

金农军

戈舟

   

    我们大学同学聚会,一个叫金农军的,得知我老婆是名大夫后,摸出张化验单让我老婆看。原来是张“乙肝”检测单,其他项目都盖着“阴性”的戳,只有“表面抗体”一项,被敲上了“弱阳性”。金农军就是针对这个“弱阳性”向我老婆求教的。我老婆很专业地告诉金农军,没事的,一点问题都没有!放心吧,你以前注射过乙肝疫苗吧?这个结果只是说明你的抗体数量不是很多了,你可以接着再注射一次疫苗,那样抵抗力就加强了!金农军这个人我并不熟,读大学的时候大家不是一级的,只是这些年在类似这样的聚会中见过几面,才彼此有了些印象。说实话,我对此人的感觉一般,究其原因,还是要说实话,无外乎他看起来似乎比我们大家都要混得好一些。金农军在得到我老婆的点拨后,神色并没有释然。他这个人总是这样子,每次聚会都是一副落落寡欢的模样。

   

    对此,我们只能这样理解:富人嘛。这样说起来,做一个富人也委实有些难,愉快了不对,忧郁了也不对,反正大家多少都会觉得一个富人不怎么顺眼。基于这种心理,我就认为金农军不太地道了,喏,我老婆给你的起码算是个好消息吧?就算你是个富人,对于一个好消息也该有所表示吧?笑一下,或者起码把锁着的眉头舒展一下,不过分吧?何况,我老婆在给他解答的时候,的确是称得上热情啦。

    我拍了拍金农军的后背,张口便来了一句,我说,老金你就是个“弱阳性”男人。

    这句话当然算是个玩笑,一出口,我自己觉得堪称神来之笔。用“弱阳性”来定义金农军这个人,实在是很恰当的——这个毛发柔软,脸色白净的男人,实在是,太弱阳性了。其他人都夸张地笑起来,笑得是有些离谱了,超出了一个玩笑所限定的那种程度。没办法,谁让金农军看起来似乎比大家都要混得好一些呢?金农军也笑了,原来他一笑,居然会显得这样温顺。

    我发现,把金农军放在戏谑的气氛中,他一下子变得比较让人顺眼了,如果我们把一个看起来混得好一些的人调侃一番,我们与这个人相处就会和睦不少。大家都觉得自己的腰杆在金农军面前硬了一些,贬损了他作为一个富人的优势。但是,在对金农军施行过这种比喻意义上的暴力后,我突然感到了一阵内疚。金农军一边温顺地笑着,一边抖动那张化验单,那样子,挺让人不忍心的。所以,我打算给予他特殊的补偿。其他的表示我做不来,跟一个富人亲昵是要冒舆论风险的,我只有回家后写一写金农军了。尽管我跟他并不熟,但本着一番善意来虚构一个人,这正是我拿手的事情。

    金农军从小就是个好孩子——我愿意这样善意地开始说起——比如说考大学这件事,母亲让他报考生物专业,父亲让他报考历史专业,为了讨好他们两个人,金农军就两个专业一起报,结果却录取到中文专业。那一年,周围邻居的孩子们被大学录取的寥寥无几,而金农军家,却可以像在菜市场买青菜一样地挑拣专业,因为金农军的父母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儿子是否会落榜。

    可能金农军的父母也认识到他们的儿子真的是太好了,如今这么好的一个儿子要离开他们,这就使得他们担忧了。最后他们决定让金农军只身一人去学校报到。他们的逻辑是:该让金农军自己去广阔天地中经历风雨了,作为第一次历练,就让从未出过远门的儿子,一个人跨越上千里的路程,走进大学,走进风雨。

PAGE 1 OF 11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